淺嘗愛丁堡

文章日期:2017年9月13日

【明報專訊】何謂「大鄉里入城」,最近筆者到愛丁堡的經歷正是。

活了大半輩子,蘇格蘭威士忌飲得多矣,這十多年間老友聚會,single malt例必同伴,嘗過數十種吧,每一瓶總有個性。嗜飲,可不是專家,年紀漸大,記憶力不如前,要像老友分辨smoky、smooth、sweet,加上橡木再添年份,總和成各種獨特的威士忌,比大學畢業試念書準備更難。不成材不打緊,這回和太座赴愛丁堡,出席多年好友曾錦銳陳婉芬愛女Catherine和愛婿蘇格蘭人Frazer在簡樸自然農莊舉行的婚宴,當前細味蘇格蘭威士忌之多元和變化,亦借此機會首涉愛丁堡風貌:青葱寬廣,民風淳厚,鄉里情濃,物產豐盛,蔬果肉類海鮮味似人間天堂,疼愛懷抱大自然者樂土也!

太座頑固執著勤奮,每次外遊例必資料蒐集加零一,出發前背誦數十遍後已如數家珍,自己牢牢記下不打緊,可是宜家乜都share同like,「咁就大件事哪!」單在Heathrow Terminal 5吃早餐時,太座邊吃pancake腸蛋,不忘提醒筆者Gleneagles Hotel是名人政要必訪之地,高球場乃蘇格蘭國際賽地標,以至蘇格蘭唯一兩星米芝蓮名廚——師承法國名師Michel Roux Sr.,青年時代獲Roux Scholarship的Andrew Fairlie成名史。

司機兼導遊 講解愛丁堡歷史

太座再三提點後,上機便呼呼大睡,耳邊忽聞一小時航機快降落愛丁堡,張眼一看,時維1300。Gleneagles酒店接待車輛司機穿三件頭西裝迎大鄉里上車,沿途兼任導遊,講解愛丁堡歷史,自數百年前的Queen Elizabeth說起。

愛丁堡歷史課剛50分鐘便抵埗。Gleneagles酒店真的宏大壯觀。自1924年初建已是酒店,沿途未抵主建築物時擦身而過皆green(果嶺),好高球老友如朱培慶張文新區瑞強伍家廉不跳車而下才怪?

米芝蓮煙熏龍蝦 令人驚喜

Check-in後,酒店侍應服務俱專業細緻。耽了半天,重頭戲來了,太座6月前預計的Andrew Fairlie餐廳晚膳,帶着忐忑的心情進入。

Andrew Fairlie的signature dish是龍蝦,千里迢迢焉可不嘗?頭盤點了龍蝦帶子,主菜燒羊柳煎海鱸,甜品梳乎厘,全皆精彩,若要減分,想必是筆者永恒認定廣東佬蒸魚(減一分鐘)的妙法。老外無人能及。意想不到Andrew Fairlie斗膽拿龍蝦煙熏,而效果令人擊掌。

廚藝滿溢的Andrew Fairlie至今已和腦瘤博弈了12個年頭。這50來歲蘇格蘭人鬥志頑強,最近還和其mentor Michel Roux Sr.做了訪問。說起他年輕時到巴黎學藝,不眠不休,師父說要學好法文;成名後回鄉銳志為蘇格蘭飲食界發揚光大,成為奇葩;患病期間繼續打理餐廳,感恩Glasgow醫院專家治病,遂成立醫院基金,籌得不菲巨款,澤遍綠野。

Andrew Fairlie在訪問最後說:「In the end I stayed in France for a few years... But I still call that period my military service.」可圈可點,當初的苦幹帶來今日的成功。祝願這蘇格蘭大廚能戰勝病魔。 

文、圖﹕吳錫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