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dic Living﹕聖誕大小樹

文章日期:2018年12月20日

【明報專訊】聖誕老人已經在門外了!平安夜是瑞典人慶祝聖誕節慶的大日子,就如中國家庭聚首慶祝大年初一。踏入聖誕前夕,瑞典人都按不住喜悅,忙碌地投入各式迎接及慶祝活動。早在上個月已經購買好給全家的聖誕禮物,最理想自然是在閃令令的聖誕樹下排陣,靜待平安夜按傳統讓家裏眾人圍坐旁邊開開心心拆禮物。

作為全國森林比城鎮面積更多的北歐樹國,瑞典家庭大多選擇真聖誕樹。十二月中在各區廣場開始有聖誕樹出售,這些室外攤檔通常由一兩個壯男看守,有時忙着把剛運來、束在網袋裏的聖誕樹拆出來,用電鋸就地把樹幹部分鋸尖,以便豎立在地上一排排的展示,好讓開車來買樹的人在樹海中慢慢驗貨,挑選心水聖誕樹回家。

貴樹更茂密潤澤 亦可作新春喜樹

還未披上裝飾的聖誕杉樹大中小尺碼齊備,最便宜數百港元便能買到一株成人高度的。便宜的代價是杉針較銳利,小朋友容易「拮親手」之餘,室內暖氣會令杉針變得乾燥而逐漸脫落一地,要天天掃針,過了聖誕後顯得愈來愈「瘦削」。那邊廂貴價品種聖誕樹的針葉長得較茂密,整株形態更潤澤,由聖誕樹升級為新春喜樹也行。

我留意到跟傳統有別的迷你聖誕真樹愈來愈多,誰會買這些高度一呎左右的小樹呢?也許最適合瑞典大城市開展得愈來愈多的新型樓宇以及區內小店,這些新區樓宇密度較高,社區發展強調綠色環保,區內有齊公共交通、小型超市、特色餐館、hipster咖啡室、獨立麵包店,士多和圖書館,建築設計與環境氣氛跟傳統民居社區的綠樹林蔭畫面大相逕庭。

區內面積較小的家居業主多是獨身年輕人或新組織的家庭,年輕爸爸們會在有薪育兒假期的平日早上推着嬰兒車入cafe買四十元一杯的latte。他們多是高學歷、有穩定高收入的一群,素食甚至純素者不少,對人對事的態度、生活形態和選擇跟上一輩瑞典人很不同,特別關注環境保護和男女平等人權課題等。

分解樹葉小樹幹 大樹幹門外當裝飾

我們家多年來添置的聖誕樹都算大,通常豎立到一月中退役。在垃圾分類回收細緻分明的瑞典,大大株聖誕樹不可隨便丟在社區回收站,需要開車運去大型的回收場。我們的做法是將剩餘的半枯杉針和小樹幹統統剝下,倒入後園的自家樹葉分解箱,餘下的大樹幹就變成大門外的自然雕塑般裝飾。我猜上述的北歐時下的latte pappa應該對電鋸興趣不大,小小聖誕樹的善後工夫到底簡單些。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