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F:都一樣是人一個

文章日期:2019年02月21日

【明報專訊】泰國人雅屏(Pauline Ngarmpring)是泰國第一位登記成為總理候選人的變性者,她說不介意別人嘲弄她,但希望世人記得人皆平等。

想起另一個與性別議題拉上關係的政治人物,盧森堡首相貝特爾(Xavier Bettel)5年前在大選時表示不會特意隱瞞自己的人生,但他卻不見得想被標籤為「同性戀候選人」(gay candidate),因為他的性取向不應凌駕他的領導才能,當然他與其靚仔第一丈夫同場出現時,確實十分養眼。

想起數年前任職某雜誌,適逢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通過全國同性婚姻合法化,因而做了同性婚姻特輯,那時向同志好友取經如何做這議題,他如是作答:「其實沒有特別想看到的故事,但我想主題不要強調LGBTQIA同其他人的分別,其實大家都一樣是人一個。」他回短訊之時,我正在台灣的旅程上,一抬頭看見一個廣告牌,一名同志自述自己的人生,就是那種大頭照片加一句自己是什麼人,與你們其實並沒任何分別。

當下心酸。是的,我是同志,我有眼一雙。是的,我是同志,我同樣愛人,也同樣負過人。是的我是同志,我一樣耍小機心。是的,我是同志,我每餐吃飯3碗。無止境的廣告用語。無止境的自白,我,都是人一個。

都是人一個。如果一個人去參選,為何他生而為人符合參選條件,其參選的正當性,需要建立在對世人告白自己身世之上?同樣是近日新聞,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上月22日裁定,總統Donald Trump有權禁止變性人從軍,那麼上段所述廣告牌是否要再出現:是的,我是變性人,但我一樣能遵守軍令。是的,我是變性人,但我一樣可以持槍抗敵。是的,我是變性人,但我同樣有勇有謀。

是的……我都覺得有些「唚」。現在還說這些好像比100年前還落後。

變性人可選總理不可從軍?

時代變得太慢。但同時時代又變得太快。可能不過20年後,我們已在討論仿生人(人型機器人)能不能參選。科技洶湧而至,入侵日常,那才是最有力改變人心的。會不會到時其實已沒有太多人在意性別,而是人人急着自白:是的,我是人類,所以我比機械人更有人性。是的,我是仿生人,我通過圖靈測試,所以我有作為人的意識。

是的,是的。

http://www.facebook.com/fongtaichorr, IG:fong_taichor)

文:方太初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