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F:Nostalgia的遺產

文章日期:2019年03月07日

【明報專訊】日前一名時尚雜誌主編跟我說,只要一直玩nostalgia,收視不會有大問題。

我明白他為何這樣說,因為現在的世界再沒傳奇,以前每個時代我們掰着指頭都能數出好多好多icons,單1970年代就有Freddie Mercury、David Bowie、Pink Floyd主音Syd Barrett、Mick Jagger及Bianca Jagger前夫婦、Patti Smith、Diane Keaton……無論是當時時興的華麗妖嬈舞台造型,還是走在最前的中性簡約,這些傳奇人生,都留給其後的人無限想像。

私下認為Bianca Jagger與Mick Jagger 1971年5月那場在法國的婚禮,很能說出這兩種1970年代的特質。Mick Jagger的超大翻領恤衫延續1960年代男裝的孔雀革命,Bianca Jagger的婚服則是白色西裝外套配白色長裙,那西裝外套有說出自Yves Saint Laurent之手,也有說是Mick Jagger訂做婚禮西裝時,Bianaca Jagger搭單,但無可否認的是,這西裝外套的剪裁由男裝西裝而來。

1970年代承接了1960年代太多美好,而將之拉到更日常旳常面,1960年代中期Yves Saint Laurent的吸煙裝或許是天橋與時尚雜誌上的產物,1970年代無論Bianca Jagger、Patti Smith、Diane Keaton,還是其他女性都將之演繹得十分精彩。

電影《波希米亞狂想曲》令Freddie Mercury重回大眾視野,也讓人想起那個各種次文化、各種態度互相撞擊的年代。那個時代本身就不容易,有由1960年代承接下來的社會問題,同樣承接下來的仍有反抗各種不公的精神;對比之下,1980年代就太着重成功與金錢,就像有無限膨脹的欲望。

懷念1970年代人世味

近年懷1970年代的舊,很多當時的風格在fashion show裏無限翻生,有些人覺得當時的服飾俗套而刺目,因為沒有1960年代那麼容易歸類。1960年代整個時代的動盪與反社會,在1970年代化成各種小波小波的反叛,不那麼統一,但那種熱鬧與紛亂,很有人世味。1970年代也不像1960年代過於追求烏托邦,小雛菊插槍管的畫面固然經典得傳世,但這些花童某程度美好得有點虛無。

有關1970年代的故事,說也說不完,回到文首那個主編說的話,故事背景是這樣的。我近日重回傳媒,思考在如此時代媒體的角色是什麼。因緣際會,同一天裏遇上舊上司,又相約了另一傳媒前輩。我的舊上司當年很早就跟我說Netflix的長尾理論(The Long Tail)與紐約時報的改革,當天我們談的是到底20年後的世界會怎樣,下一個generation吸收資訊製造資訊的形態又是怎樣;而不過數小時之隔,主編前輩跟我說的是,只要一直「販賣」nostalgia,就一直有人追看。

我不那麼想同意該主編所言,只是事實可能就是如此。你看,你不是讀到尾了嗎?

文:方太初

http://www.facebook.com/fongtaichorr, IG:fong_taichor)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