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斯德哥爾摩家具及燈飾展 中國設計大展拳腳 不忘綠色設計

文章日期:2019年03月13日

【明報專訊】北歐設計一向承傳卓越工藝及獨特美學,以及關注環境保護與物料用途。剛圓滿結束的斯德哥爾摩家具及燈飾展以「未來的挑戰」為主題,來自瑞典、丹麥及芬蘭共佔全場八成的北歐參展商都展出大量木材家具產品,更不忘緊扣永續發展這重要一環。今期先介紹大會請來作榮譽嘉賓的上海設計組合Neri&Hu,及「溫室展館」中的中國籍年輕設計組合,下周再介紹北歐品牌創作。

摒棄傳統展示方式 憂鄉村文化消失

駐守上海的男女組合Neri&Hu於2004年成立,已在倫敦開設工作室,承接的國際建築項目遍佈全球,旗下僱員來自不同文化背景,說的語言超過30種。Neri&Hu成為展覽的年度榮譽嘉賓,坦言以謙虛的心情應對,構思了一座廊道相間的黑色尖頂木屋,散發紮實安穩的氣氛。這個大型裝置運用了共6公里長、來自瑞典森林的松樹木材,間隔設計引領遊人一步步踏進不同的長形斗室。在中間走過,大家會看到牆上的漢字詩句,地上的紅色木櫈,又或白瓷浴缸和靠牆大鏡。Neri&Hu摒棄傳統展示商品設計的方式,將不同類型的商品放到黑色木屋空間裝置,表達當代中國一個令人擔憂的社會現象——鄉村與鄉村文化趨向消失,傳統家庭和社區價值以至文化根源也受到衝擊。「我們的商品設計風格常帶懷舊感,並探索個人與集體的關係。這個裝置的靈感來自傳統中式鄉村,延伸的巷弄慢慢展示到內裏不同的家。其實中文裏『小說』一詞,就是源自巷弄和街頭中人們的『細碎談』。」

斯德哥爾摩家具及燈飾展內另一焦點「溫室展館」(Greenhouse),雲集北歐設計院校以及國際年輕設計單位,向來是家具展的明日之星練馬場,也是業界招攬具潛質設計師或作品的揀蟀地。今年的國際招標引來超過100份申請。評審團成員之一、本身也是幾年前在Greenhouse以天馬行空意念突圍而出的著名瑞典產品設計師Jens Fager說:「我們挑選入圍設計師最重要的條件,是要見到他們具備對未來社會肩負責任的視野,能通過技術和嶄新設計意念呈現出來。」評審團更鼓勵新一代設計師着力發展自己作品的深度,其中一渠道是注入歷史元素,像經典油畫般能經歷時間考驗。

事實上,「永續發展」早已從紙上談兵的宣傳成為瑞典政府和企業的主流發展策略。Fager強調斯德哥爾摩家具展作為北歐最大型的家具展,自當有責任推動和鼓勵業界實踐永續概念,所以今年要求每家展覽商起碼有一項展品必須跟永續物料有關。評審團喜見年輕設計師用心思檢視大自然環境中的現有素材,發掘新的方法將物料以新形態展現,榮獲「最優秀表現獎」的丹麥籍設計師Nikolaj Thrane Carlsen作品TangForm系列海草物料座椅,正是箇中的表表者。

「永續發展」成政府企業發展策略

每年入場,筆者也是先參觀Greenhouse,因為總見到耳目一新的設計意念。今年最大的發現,是在36個入選參展的國際獨立設計單位中,中國籍年輕設計組合佔有5個,比率之高前所未見,以下介紹其中3個︰

TAO & Jin——雙男組合隋濤與張進的參展作品選用了鋁片作主要材料,大塊鋁片壓成的流線波浪紋跟物料原有的冰冷感形成強烈對比,製作成全銀色的書架和長矮桌,在以木材家具佔大比數的場館內分外搶眼。筆者以為長矮桌是公共空間的長椅,意欲試坐,張進笑說:「你不是第一個當它是椅子的觀眾,這個構想其實是茶几或咖啡桌。」波浪紋桌面擺放茶杯或許有難度,難得年輕開朗的設計師坦言這是他們在柏林進修設計和藝術時的草圖概念,畫好後覺得不錯,嘗試投寄到斯德哥爾摩家具展參選並幸運通過,便索性把意念化成實物參展。

Torii——文靜女子曾靜華從東莞遠赴芬蘭著名的Aalto學院修讀研究生課程,之前在中國當了兩年設計師時想進修,投考兩回終於成功。對於在中國和芬蘭學習設計的最大分別,她說在於時間:「我這個衣架作品設計是用5層木片接合成,起初測試時遇到困難,芬蘭老師仍不斷鼓勵我慢慢試,整個過程花了好久,學校的器材很充足,讓我終於成功做了這個產品的原型,以前在國內學校只做過模型作品。」芬蘭學院更資助學生出外參展,所以她抓緊機會來到瑞典,還告訴我已經有生產商有興趣投產。

Atelier JM——毛杰還未為首個系列作品命名,剛在杭州成立個人工作室的他一臉誠懇地告訴我:「現時最重要的是集中全副精神在製作樣板產品上!」他將牆上的圓形燈飾慢慢推向一邊,背後的光源順着暗下來的部分,漸漸呈現鏡面,十分好玩,意念來自他在法國藝術學院進修時看過的日蝕,「我住在北部,冬天很快天黑,卻讓我仔細觀察到光的變化」。而能夠移動兼改變光源投射形態的坐枱燈設計同樣出色,咖啡桌面有自動Wi-Fi手機充電功能也貼合當下生活習慣。若再下工夫琢磨製作技術,毛杰的創意應會備受賞識。

文:周游

編輯:鄺泳嵐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