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上的台灣出版人

文章日期:2019年03月28日

【明報專訊】許久不見的台灣同學,多年後有一次重聚,我忍不住問他,「為什麼這樣努力寫facebook?」他輕描淡寫地回答我,「幹了這麼多年,分享一下,免得被別人當小弟看。」

我微笑,即時已心領神會。

同學從事文史哲出版工作30年,是台灣允晨文化的出版人及主編,最近出版史學大師《余英時回憶錄》,上了當地暢銷書榜,一下子便賣光了幾千本。

風光背後,經營出版社有多忙碌和勞累?身為出版人及主編,同學既要洽談商務、辦活動、參加海內外書展,亦要與那些著名學者專家教授、書展組織策劃人、書店老闆等大神往還酬酢,更要內部人事及庫存管理、審訂作家的終稿等。就像任何獨立設計師品牌由設計,生產、庫存、物流、批發、零售和推廣,每一個程序也要勞心勞力。糟糕的是文史哲書籍不同衣服,每本書平均終端零售價只約一百幾十港元,出版社須賣出多少本書才能收支平衡或盈利?

台灣出版一樣響起喪鐘

台灣的文化氣候雖然常被港人稱羡,但實情是一樣遇上時代變遷和市場萎縮。根據台灣聯合報最新調查,40%台灣人一年沒看過一本書。同學亦曾告知台北很多大小書店紛紛結業,包括我們求學時代最常去重慶南路金石堂城中店,曾幾何時是被譽為書局街的重慶南路地標,而書局街亦早由一整條大道兩旁佔據書店變為其他商店林立。對出版社來說這猶如喪鐘。

同學能遇上著名的大神像余英時、白先勇、李登輝等,出版他們的著作是銷量保證,但與這些大神們周旋,也可想像同學的不容易,還要處理其他學者專家作家們的著作。自古文人相輕,人家若不知道和了解你的經驗和往績,以及作為出版人和主編在文化界的名字和地位,光是在編書過程中不被這些學者專家作家們嗆死才怪!

社交平台成個人履歷

社交媒體在這時代便是個人履歷、經驗、往績、榮譽、成就、興趣等很好的一個傳播平台,比傳統履歷表立體、豐富和管用多了!每天我就是在facebook 看着同學的出版人工作及生活點滴紀錄,以及他的苦樂心經,動輒寫上一千字及以上的圖文稿,有時同學還替聯合報文化版寫一兩篇散文。作為旁人,我也感到他這種苦累,若欠理想和熱誠是很難日復日年復年地堅持下去。有時我便光顧一下同學的出版社,買幾本筒井康隆《最後的吸箊者》、蒙迪安諾(Patrick Modiano)《在青春迷失的咖啡館》這些世界文學名著送人,雖是杯水車薪。這都拜facebook所賜,令我更了解自己這位老同學的狀况。

所以港人下次別問我為什麼很早便開設社交媒體帳號,幹嘛要分享?

文:Janice Wong

www.facebook.com/janicewong831, IG : janicewong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