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mpster diving 日誌

文章日期:2019年03月28日

【明報專訊】話說我家菜田附近有一個鄉郊地區垃圾收集站,周邊有貨倉,貨倉不時將大量已過或快過最佳使用日期的商品棄置。由於不忍眼見能用可吃之物白白送去堆填,我已經當了好幾年的拾荒者。英文有個詞語叫dumpster diving,意指拾荒者要潛入成個人那麼高的垃圾桶內取物,我比較幸運,不用潛也毋須跳,因為「垃圾」都在卡板上安坐路邊等我來取。以下簡單介紹過去幾個月的收穫。

一個卡板上來自德國的衛生巾:這個年代還有多少女士會選購既無護翼又欠網面的衛生巾?丁點市場調查都懶做便胡亂入貨,結果貨物連上架的機會都沒有便遭棄置。感謝好友日青仗義將衛生巾運到元朗「不是垃圾站」派發,否則我自用的話恐怕十年八載都用不完。

半個卡板Anna Sui化妝品:睫毛膏、指甲油、唇膏、眼影,應有盡有,可惜我不化妝。通知了附近街坊去撿拾,派發給愛扮靚的朋友,應該深受歡迎。

十幾箱有機嬰兒食品被丟棄

十幾箱獲USDA有機認證的嬰兒食品(米片):最佳食用日期為2019年4月11日。今時今日,連大牌子麥片被驗出含有殘餘殺草劑,有機米片其實甚為珍貴。可恨物主懶得捐贈,選擇直接丟棄。雖然全數被鄰居救了回田,但由於鄰居讀不懂產品資料,故只敢拆箱拿出米片來做堆肥,到我發現時只剩下四箱,現時我天天早上吃嬰兒食品,健康成長。

一個卡板的德國潤手霜: 感謝「我個世界無垃圾」的「谷主」Gibson和其他幾位「谷友」仗義將潤手霜運出市區派發,順道教育市民過了最佳使用日期的商品大都還能使用這個道理,希望也能感化物主停止這種不負責任的棄置行為。

儘管這種隨意兼撞彩的救物行為相對這個資本主義社會系統性的浪費實屬九牛一毛,抗議成分居多;但當愈來愈多人加入dumpster diving行列,或者至少樂意使用/食用救回來的物品,這顯示人心正在改變,民意轉向支持減少浪費的政策和法規。

文:彭凱恩

gogreenhongkong.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