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跳出紙筆墨

文章日期:2019年04月03日

【明報專訊】眼看同業要盲追PV(page view,頁面瀏覽量)時,不少報道都要走即食麵路線——好味但未必有營養。為了追隨搜尋器及社交媒體程式定下來的潛規則,能引起迴響、可讀、重要而具影響力的報道及文章,傳播幅度未必及得上一隻貓一隻狗,甚或一排朱古力腹肌。除了嘩眾及明星效應外,傳播媒體如何走出追PV的困局?早前荷蘭視覺文化研究平台MU舉行的The New Newsroom展覽,一方面探討媒體作為發放資訊者的角色,另一方面亦探討吸納資訊者如何面對資訊爆發的現况。

由MU舉辦、Nadine Roestenburg及Angelique Spaninks策展的The New Newsroom展覽有一個有趣的副題,是Reporting Redesigned,談的是如何改寫現有的傳媒報道格局。的確,當我們談到科技,大多是如何壓縮製作步驟,又或是如何順應程式規則提高瀏覽人數,但很少談到如何以不同方式蒐集資料,及如何以不同方式呈現報道或內容。媒介現時面對的最大難題,是如何將二手經驗,化為一手甚或是第一身的體驗,是一個格式問題。

現場視角 化身記者警察感受示威

整個展覽涉獵不少範疇,當中最有趣的是如何將虛擬實境引入新聞報道,讓讀者有如置身現場,如Donghwan Kam的After Photography,讓體驗者化身為新聞攝影記者,由這個角度帶來臨場感。Jim Brady的作品Mobile Journalism,則讓人以不同角度如記者、警察及示威者,感受示威現場。兩者雖然以電腦合成影片(CG)來製作,但不難想像未來能以真實拍攝片段取代電腦合成影片。

作為香港的新聞工作者,最關心的,該是日益收窄的新聞自由。展覽內亦有不少作品以此為出發點,如德國無國界記者,為新聞自由度最低的越南、中國、埃及、泰國等地製作The Uncensored Playlist,將新聞化為歌曲,讓觀眾和聽眾能以手機程式收聽新聞,是一個有趣的新種新聞傳播模式。Arvida Byström及Molly Soda的作品Pics or it Didn't Happen,則探討Instagram的審查制度,揭示Instagram對女性身體的禁斷。同樣針對社交媒體的Nicolas Maigret及Maria Roszkowska,展出作品Computational Propaganda About Computational Propaganda,海報上以百分比列明各個社交媒體如何阻撓新聞流通,同場派發Online Culture Wars,綜合社交媒體及名人的政治立場。

當然,新聞可以不止於「純新聞」,作為視覺文化研究平台的MU於是次展覽中,展出多個以新聞為基礎的藝術作品。

新聞相片編排舞蹈 驚喜之作

當中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Coralie Vogelaar的作品Looking for a Possible Algorithm for the Popular News Image。作品找來850,000張新聞攝影圖片,將入選與落選於網上發布的新聞圖片的構圖作比較,並於展覽內展出部分圖片,同時以圓點貼紙呈現兩者構圖之別。Coralie再分別按照兩組構圖編排了兩套舞蹈,是整個展覽的驚喜之作。

舞者演出舞蹈後的感覺,是認為由落選圖片構圖編排的舞蹈,比入選的更有趣;而個人認為這個作品的最大意義,是我們都在發掘如何將新聞由傳統的紙墨媒介,翻譯到其他媒體,但現時只囿於搬字過熒幕,局限了新聞作為素材的潛質。

文:Dawn Hung(www.sedimento.co)

編輯:陳玥玲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