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洗天花的青年

文章日期:2019年04月11日

【明報專訊】歐美青少年的世界仍然充滿希望與可能性,在瑞典仍經常聽到或接觸到年輕人暫停學業一整年,都是自發的決定。大概是許多香港年輕人發夢也沒能做到的事,令人既羨慕又妒忌。其實這種機會絕非率性或偶然,背後有家庭、學校、政府、社會以至企業因素容許與配合,方能成事。

從小有得揀 建立自信

瑞典以至北歐人育兒的概念跟傳統中國人心態的最大分別,是重視孩子為獨立個體。就算是小學生,許多父母都會聽取及尊重孩子的意向,很少會代孩子事先揀選。典型例子是小學初期參加課外活動,試完一樣再一樣,不喜歡踢足球就試試空手道,這個學期試過跳舞不行,下學期就不妨學學彈琴……直到孩子自己感受到真樂趣想繼續。大部分文化課外活動都有市政府贊助,收費廉宜,平均每學期600元港幣。

從小在有得選擇,有得表達的環境中長大,我覺得北歐青少年普遍有種自信和成熟,勇於發表己見,曉得討論,是同齡香港年輕人相對缺乏的。瑞典的教育制度跟不少歐陸國家一樣,小學9年制,加中學(高中)3年。入高中前需要選科,大部分年輕人以學習興趣為主導,再按成績報名。大部分高中學校有文理經濟社會科系,也有專科學校如體育音樂藝術系,或職業導向如創作、電腦、餐飲、酒店,以至汽車機械等選擇。

17、18歲的畢業生等同約香港中六程度,處於剛成年的界線,對自己充滿疑惑,對世界充滿好奇。有人會繼續升讀大學,有人忙不迭找工作正式自立,亦有人未知自己想點,便決定給自己半年至1年時間探索一下。

政府資助青年就業

放長假會做什麼?承擔社會責任的瑞典企業會僱用這類年輕人,津貼式薪水部分應是來自政府資助的就業計劃。丈夫工作的科研公司是其一,現時僱用3名職員,為期半年,都是剛從3年機械工程高中課程畢業,不肯定將來是否從事這行業,就藉此機會一試。兩男一女年輕人這個星期被派遣的任務,是在幾千呎的工作倉內用加壓清潔槍洗天花。據丈夫說他們年輕力壯態度良好兼一點就明,工作圓滿的周五下午,獲得上司買足6盒不同口味的雪糕款待,皆大歡喜。

瑞典幼稚園常有時薪替工上班,補替病倒或需要在家照顧生病孩子的老師。我自己就是這樣子入行的。年初時有位年輕女子常被派到我的班別幫忙,開朗健康型的她表現優秀,我好奇問她如何開始當替工的,才23歲的她原來在本城科技大學攻讀工程師,已完成3年課程。想出外看世界,所以決定停學1年,先找工作儲蓄,目的地是美國東西岸。我記得她之前提起出發時間是4月,她現在的旅途肯定愉快!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