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瘋不成魔McQueen

文章日期:2019年04月25日

【明報專訊】看《英倫壞男孩:McQueen》,我身旁的設計師朋友哭了,我沒有,聽說很多做設計的也看哭了,也許因為他們找到了自身折射的情感共鳴。我一向律己甚嚴,亦多看古今中外天才藝術家的悲劇——自由、放浪、不覊與迷失。但對於McQueen的自殺,我是惋惜的。

該紀錄片由Lee Alexander McQueen的家人、師長及好友憶述McQueen如何由窮小子成為時裝設計大師,再走上自毀之途。他一直以生命創作雲裳,時裝是他的心靈釋放、與世溝通的途徑。最潦倒的時候他以失業救濟金過活,仍堅持創作和辦自己品牌的時裝騷,得到媒體的青睞和報道,也不敢受訪,免得被發現,令他的失業救濟金泡湯。

恐怖壞孩子與一場火

我以為自己很熟悉McQueen的生平和創作。1997年那場我戲稱為「欲望野獸街」的倫敦時裝騷,他將貨倉場地佈置成街頭陋巷,模特兒如叢林野獸戰士列陣,穿著一襲襲稜角崢嶸的貼身套裝,肩膊上豎立鹿角,配合鬼魅的妝髮。將近完場時爆炸聲隆然巨響,道具汽車着火,那一團烈火燒得如艷陽。當年我身在其中,以為是場景設計,與時裝騷主題是配合得這樣天衣無縫。20多年後該紀錄片卻告訴我,那是一場意外。McQueen不讓大家叫停救火,險些令在場每個人包括我葬身火海!恐怖壞孩子,他是當之無愧!

紀錄片內還談到他與伯樂Isabella Blow的相愛相殺,那些年Isabella仍在生時便常對着我絮絮念她與McQueen的恩怨。她是怎樣的一個女人?也是自由、放浪、不覊、迷失與神經兮兮的。不過,那些年的雜誌編輯和時尚總監往往會像星探般發掘和扶助具才華和潛質的新銳,Isabella Blow便是這樣的一個女人,還自掏腰包分期付款買下McQueen的畢業作品。可是McQueen始終堅持他是靠自己的才華和努力「單幹」。也許藝術家總是自我的,不知道中國有一句諺語:「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

可惜當年Isabella在生時,我沒透過她拉線訪問McQueen,如今二人均作古。看到該紀錄片內記載了1990年代時裝人的瘋狂行徑,連騷場觀衆亦如是,不由得感慨萬千,那曾經是我熟悉的時尚界。

文:Janice Wong

www.facebook.com/janicewong831, IG : janicewong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