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 Jewellery﹕首登TEFAF博覧 奧斯卡壓軸 台灣珠寶設計師Cindy Chao收成之年

文章日期:2019年04月25日

【明報專訊】提起高級珠寶,大家很多時只會想起一眾歷史悠久的法國品牌。但東方真的沒有高級珠寶嗎?來自香港的Wallace Chan(陳世英)愈來愈多人認識,台灣代表Cindy Chao The Art Jewel也在近年冒起。今年奧斯卡Julia Roberts壓軸頒發最佳電影獎時,佩戴的耳環和手鐲便是Cindy的設計。同名品牌成立至今15年,她在今年3月首次獲邀參與門檻極高的TEFAF Maastricht博覧會。在這「收成」之年,Cindy Chao趙心綺在TEFAF現身,跟我們分享自己的創作點滴。

問:明報life&style

答:Cindy Chao

問:這一次來到TEFAF Maastricht博覧會有什麼感覺?

答:我是被大會邀請來參加展覽的。在決定前,我還問同事,我們是不是真的要參加呢?Maastricht是荷蘭南面的一個小城市,像in the middle of nowhere,但你想像不到,在展覽未正式開始時的預覽兩天,竟然有100架私人飛機專程飛到這裏參觀展覽。參觀展覽的都是有見識的內行人,他們會問關於每件作品的問題,然後第二天回來跟你說請你預留這件、這件、這件給我,他們知道價值。我想這跟他們自小已被訓練怎樣看藝術有關,是出於一種欣賞,不是投資。身為亞洲珠寶設計師,Wallace Chan、我,每個人都不同,但我看到我們成為市場上很重要的driving force。

Tree of Life主題 結合大自然設計

問:為什麼會有這次Tree of Life的主題?

答:我們在展館中間佈置了一顆樹。我想表達的是,品牌在之前15年好像一直在灌溉這個根(root),以後的時間我們就可以從這個根開始向不同方向成長和發展。我的設計元素就是architectural、sculptural和organic,所以這個樹的主題也很符合我跟大自然非常密切的珠寶創作。

問:TEFAF大會選了你的一支花形胸針作品放在宣傳品上,可以介紹一下這支胸針的特別之處?

答:市場上大於15卡的貓眼石不多,像這顆105卡的貓眼石,還要達到這種級數這麼漂亮的顏色的真的很難得。當我看到這顆寶石的時候,我想的是要用怎樣的設計、方法去突顯它的綠色?最後將它做成花的中心,用上10多種不同色調的綠色寶石,花的部分用上硬的鈦金屬,中間支架部分則用上軟的銀並鑲上黃鑽,而最困難的部分就是兩種物料的焊接連結,因為鈦金屬的熔點太高而銀則太低。我選擇用銀,是因為喜歡它氧化後的顏色,其他品牌喜歡以電鍍方法做到相同效果,但我不想刻意用力去做,而用回原本的物料顏色。兩種極端的物料,也像是東西方的交流。我來自亞洲,所有工匠都是歐洲人,我們共同研究用那麼多的綠色寶石襯托中間的主石,卻不搶去其焦點——這作品很能反映品牌的特質。

問:你的作品經常用上鈦金屬,有沒有特別原因?

答:跟我合作的工匠都有至少15年製作鈦金屬珠寶的經驗。現在很多品牌也用鈦金屬,但對我而說鈦金屬不是一個賣點,它只是一個物料,它的好處當然是輕,但當你看高級珠寶,你不是要看到它由鈦金屬製成。

問:可以多談一些其他作品嗎?

答:Iris Bangle(官方名字鳶尾花浮雕手鐲)在我腦海裏構思了5年,實際製作也用上兩年。製成時,我在日內瓦的工匠和巴黎的同事,都忍不住叫了出來:Shit! 我們真的把它做出來!手鐲的設計配色其實像是一幅油畫,全都由顏色輕柔的寶石拼湊而成。這種配色在其他珠寶的設計師中很少見。我想我對配色的感覺,是自小從建築師外祖父和雕塑家父親那裏學來的。驟眼看顏色是粉紅、金色、橙色為主,但其實也用上很多藍色點綴,提升整體感覺。顏色有分暖色調和冷色調,在其他作品中你也會看到我以綠色寶石為主的作品會帶點紫藍,沒有這些配色,也就沒有襯托提升的效果。這次作品中最令我exciting的就是Iris Bangle,看起來很立體,但當你戴在手上,會發現它很貼手。它讓我知道我的技術做得來,這可能就是我下個系列設計的開端。

問:你自己是不是藝術收藏家?

答:我在這裏看中了幾件雕塑,其中一件粉紅色的人形雕塑令人驚歎。我也很喜歡家具。大師級的作品好像趙無極、常玉的油畫也喜歡,但當然買不到呀。我也留意年輕藝術家的作品,支持他們,他們的雕塑、裝置藝術都有很新的元素。每個年代的藝術也有特點,我也會想,30年後大家會怎樣看Cindy Chao的作品?那要由其他人評價。創作就是這樣,我的Black Label系列每件也花很長時間製作,創作時不會考慮太多商業數字、時間、人手,因為一牽涉到這些,就很難是藝術品,所以我有White Label,做一些入門作。White Label支持我可以繼續做Black Label,Black Label是奠定品牌地位的指標。如果是出於商業考慮,就不會將大量寶石放在同一件作品上。

Julia Roberts佩戴出席奧斯卡 壓軸登場

問:Julia Roberts佩戴你的作品出席奧斯卡,幕後有什麼花絮?

答:那大概是奧斯卡舉行兩星期之前吧,她的造型師聯絡我們,想我們寄一本有50件珠寶的lookbook給她們看。一般品牌應該都有那麼多,但我們真的沒有,我跟她們說只有10件,寄了給她們後,她們就消失了。直到奧斯卡前3天(香港時間星期四早上),我們收到email,她們說要其中6件,但一定要在當地時間星期六的final fitting時候到,於是我找了3個不用申請美國簽證的同事,每人帶兩件珠寶到洛杉磯。我們也是到fitting時才知道原來她們是幫Julia Roberts styling,雖然我們全程也沒有看到她(笑)!她們在fitting後也沒有說yes or no,就只是挑了3件,叫我們當日(星期日)什麼時候帶着珠寶到哪裏standby。Julia Roberts是那天晚上11點多才現身吧,大概在她上台前10分鐘,我收到同事短訊,說她會戴兩件珠寶,但當時我們仍然不知道是哪兩件,我們看到直播時都很興奮!我想這一切都是timing。我們不能夠控制Julia Roberts,然後她頒發的也是最重要的最佳影片。TEFAF和奧斯卡都是在這個時間發生,讓我在國際上有很好的曝光,讓我感覺自己和品牌也踏入一個新階段!

文:Tung Cheung

編輯/陳淑安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查詢:Cindy Chao The Art Jewel 2561 8298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