鋒芒乍露﹕勉強無幸福

文章日期:2019年05月16日

【明報專訊】有位遠方的朋友,10年未見。幾經辛苦,轉機加坐車,來到她居住的小市鎮,為的是再與她一席話。

剛坐下不久,只聽她打電話給別人,敦促對方快點過來加入我們的飯局。我一心來跟她吃飯,當然希望少一點「閒人」,遂豎起耳朵企圖找尋線索。

放下電話,她沒有告訴我發生何事,我們開始10年沒見的許多話題。不久,一名年輕男子走進我們的房間,她才介紹說那是她大學畢業兩年的女婿。我禮貌地跟他聊天,他沒精打采地回一句;我繼續施展渾身解數創造話題,他說正在創業,我也順着他講創業,但他始終談不上哪裏去。

我來這小鄉鎮的目標很明確,就是了解朋友的最新工作近况,既然已努力engage女婿15分鐘,是時候讓這乏味的對話畫上句號。

我們的千言萬語,一口氣便說了半頓飯,女婿細聲在朋友耳邊說了什麼,朋友跟他輕聲說不。我沒留意他們在糾纏什麼,隨意慰問一下。

原來女婿想先行離開,我馬上說:「沒問題,不耽誤你的工作。」朋友卻不同意,「難得你來訪,我就是要他多聽你講話……」

看見女婿人在心不在,一臉被迫應酬的怪模樣,我也不太自在,便趁機對女婿說:「沒事的,你離開吧。」這樣一說,女婿回了一句淘氣話:「你要我走,我便走嗎?我就是不離開。」

我開始不耐煩:「那行,你要留下便靜靜地坐着聽。」他說:「難道你不應想想怎樣才能跟我對話,讓我投入討論?」

沒好好珍惜已失去對話機會

我真的火起來,毫不留情地說:「你憑什麼要求我來花心思與你溝通?你剛坐下時我便盡力跟你發掘話題,你沒好好珍惜,已經失去對話機會,現在你沒有資格與我們溝通!」他冷不防我這麼殘酷地說這番話,一時接不上來,我繼續說:「你究竟知不知道你的岳母是什麼人?她是這個縣市裏幾十條村的領袖,過去20年的貢獻早已聞名全國,你在她面前還這麼不可一世!我千里迢迢來到這兒,要見要聽要溝通的人就是她,你不是主角,不離開便安靜地坐着。」

幸好他沒有堅持鬧下去,安靜離開。朋友立刻解說:「我們家一直為着他這些少爺脾氣而感到不是味兒。我見他經常宅在家裏,想他多出來見人,學習做人處事。」

我說:「你臨時命令他出來,也是不當!理應提早一天給他介紹賓客是誰,還要描繪得相當精彩,盼能引起他的好奇心。然後邀請他參加,如果他選擇應邀,是心悅誠服地見人,不是在岳母大人強迫下應酬來自香港的一個路人甲!你用家長意志強迫他露面,他給你耍小孩子脾氣,也是順理成章的事。」

想不到我們這頓飯,已在半天的時間傳遍整條村,江湖從此不再平靜!

文:何靜瑩(Ada.Ho@Paxxione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