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作花飾 穿花上身

文章日期:2019年05月30日

【明報專訊】女生都愛花,會因情人送上一大束玫瑰而喜悅,但Carrie Yung對花的喜歡,不屬這一種。她會仔細觀察一朵鮮花的姿態、結構、花瓣的厚薄和紋理,感受它的生命氣息和獨特;她甚至可以一天坐上8小時,安靜地用樹脂黏土揑出一朵朵細小的花,風乾、上色,再做成首飾。因做花藝首飾,她磨練出堅毅性格、對美學的追求,每天穿著漂亮、戴花首飾、認真做工藝,成為她的生活態度。

1. 為什麼喜歡花?

父母喜歡種植,自小家裏便有很多植物圖鑑給我翻閱。世界上有數之不盡的花,我會從中細看花的花瓣、結構、紋理,甚至是構思樹脂黏土花首飾的靈感來源。

2. 為什麼以樹脂黏土做花?

試過用很多不同物料做花,樹脂黏土韌性較強、可塑性較高,可以揑出很薄的花瓣,又可做出幼細的線條及紋理。

3. 鮮花還是假花較吸引?

假花的吸引力在於我可以創造世界上不存在的花種。但鮮花在我心裏始終有無可取代的位置,當看見花開,便知道此刻屬什麼季節、天氣,而這種生命力好像稍縱即逝,感覺很神奇。

4. 你喜歡哪一種花?

牡丹。它花瓣薄而通透,在陽光照射下,甚至可以見到花瓣上的紋理。它令我聯想起人類的血管,或是魚鰭上的紋理,很有生命力。假如世上有藍色的牡丹,我一定會有「觸電」的感覺。

5. 你喜歡哪種衣著打扮?

我偏愛選購特別、不是mass production的衣物,尤其喜歡vintage,通常會有較特別,layer較多的款式。因首飾需要配襯合適的衣服,所以每天都會花心思打扮,因我們的穿搭方式可讓客人在配襯上取得靈感。戴花首飾,身上不一定穿得很素,可以配碎花裙。一身花,都是一種風格。

6. 日本的工匠精神,在香港難實現嗎?

我想嘗試實踐這種工匠精神,但在香港節奏快的社會,需要找到一群會欣賞的人。假設要買一個玻璃瓶,大部分人會到家品店買,覺得「快、靚、正」,相比之下工匠吹出一個玻璃瓶,則需要花時間等待,價格亦較高,未必人人欣賞。

7. 你認為美是什麼?

我想起16世紀的「奇珍櫃」,收藏家每拿起一件藏品,便能說出它的故事,我覺得凡有故事的,不論那故事是好是壞,都是美的。但外在的視覺特質亦重要,人們必先受外在吸引,繼而才發掘內在。

8. 目前遇到最困難的事?

與時間競賽。因為手做需時,貨品賣完要再花時間做才能補貨。如接到200件的訂單,對於以機械生產的工廠來說,很快便能完成,但我們則需要更長時間。

9. 你有什麼嗜好?

喜歡到河邊、小叢林、草地看花草,我可以定睛望着一朵花、一塊葉很久,當看到細小的螞蟻在其上爬行,便覺得可愛。

10. 這世界上有什麼東西的價值被人高估了?

美。外表之美有種魔性,於是好多人誇大了美的價值,令價值觀扭曲了,單憑外觀去判斷,浪費了背後蘊藏的故事。只因其美而喜歡,可能不持久,令很多東西很快被拋棄。

■Profile

Carrie Yung

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環境及室內設計系。媽媽是手工藝導師,自小與姊姊一起做手工藝,後來三母女開始售賣花藝首飾、開pop-up store,1年多前開設門市Pamycarie。

文:吳穎湘

編輯:王翠麗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