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F:當此時刻,白T恤

文章日期:2019年06月13日

【明報專訊】當此時刻,未知明天會如何,未知接下來幾個月會是怎樣的變化,但大概數月後天氣仍熱,仍是一件薄T恤就足夠上街。

當此時刻,如果說衣物的故事,最適合的也就是T恤了。

T恤反叛是說到濫的論調,1951年的《慾望號街車》(A Streetcar Named Desire)中,飾演妹妹丈夫Stanley Kowalski的馬龍‧白蘭度那一件浸滿汗水的T恤早是經典,從此,T恤亦由打仗時士兵的內衣變為日常穿著的外衣。

反叛代名詞

Sex Pistols的低音結他手席德.維瑟斯(Sid Vicious)與其女友南茜.斯龐根(Nancy Spungen)身上那件將納粹符號或英女王頭像與destroy諸詞放諸一起的T恤,屬另一對情侶Vivienne Westwood與Malcolm McLaren傑作,也隨着Sid和Nancy二人早逝的悲劇而同樣成為反叛代名詞。

但什麼是反什麼是叛?

《慾望號街車》的1940年代,正是美國工業迅速發展與傳統農業貴族交接的時代,說的是在這種夾縫中無法接觸到真實生活的人的故事:Blanche DuBois沉溺在過去的時代,活在幻想中;Stanley Kowalski則活在另一種更野蠻獸性的欲望中,兩者都如像沒有出口。天堂大道(Elysian Field Avenue)非天堂,美麗莊園早失去。

唱出憤怒 刻在衣上

Sex Pistols與Vivienne Westwood的1970年代中期,社會貧富不均、充滿剝削、失業率高企,年輕一代憤怒,冀求有變。1975年橫空出世的Sex Pistols就在這樣的憤怒中唱出一代人的心聲。兩年後Vivienne Westwood(圖右)與Malcolm McLaren(圖左)的Seditionaries系列,其中一件經典T恤就將Sex Pistols的歌名God Save the Queen寫在女王像上,這女王像唇上穿了刺針、眼睛蒙上No Future字樣,戲謔女王的程度一如Sex Pistols同名歌曲中一再諷刺女王如何帶給人民美好生活,而世界卻非歌詞中所唱那般美好……

這些T恤的故事說來說去仍如像有新意,如果有些什麼使得它們值得一再被提起,大抵離不開在每個不同的時代,相同的迷惑、失望、缺乏出口與憤怒總在重複發生。

而我們的時代又怎樣呢,這些相同的迷惑、失望、缺乏出口與憤怒將會指向怎樣的改變,或不變?

http://www.facebook.com/fongtaichorr,IG:fong_taichor)

文:方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