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髮後盡情舞出真我

文章日期:2019年07月04日

【明報專訊】「3個月前,我剃了skinhead,旁人說我『夠薑』,換轉她們就不行。其實只要夠喜歡自己,任何形象都會自覺好看。剃髮後,男朋友沒有負評,因為他喜歡的是我。不久,他亦剃了一頭skinhead,還跟我拍了一輯相。」23歲的Jessica,外表硬朗、時尚,內心藏着對非洲民族文化的嚮往。她落力練舞、健身,盡情做自己,這位獨特的女生,自創出一種怎樣的新風格?

1. Skinhead造型令你有什麼突破?

最明顯是跳舞的感覺不同了。頭髮較長時,做head roll動作,頭髮便隨之撥動,錯覺以為頭部已做了很大郁動,但實質只是輕輕帶過。當再沒有頭髮阻擾,頭部動作必須做得更仔細、完整才好看,令我深深體悟到做一個完整動作的感覺,從而在身體每個部分,如肩、胸、臀、腳等部位,都會追求動作的完整度和仔細度。另外可能因形象突出,我得到一些時裝品牌如D-mop的模特兒工作機會。

2. 你的衣著打扮有沒有隨之改變?

我喜歡穿得少,平日有健身習慣,操肌都是為了讓人看,為何要遮掩?自從剃了skinhead,我的衣著更大膽,穿得更少,有自然原始的感覺。造型上能百變,中性、女性化都可以,必要時還可戴假髮。

3. 跳舞對你來說是什麼?

跳舞對我來說不是職業,亦不只為表達自己,而是藝術。舞蹈家楊麗萍影響我很深,她跳民族舞、中國舞,極具個人風格。看她跳舞,會覺得她的身體與意識完全一體。從她的訪問發現她會模仿動物的特性創作舞步,所以她跳《孔雀舞》時,我覺得她根本是一隻孔雀!一個真正的舞蹈家本應如此,觀察力強、細密的思考能力、熟悉自己的身體。

4. 你跳的舞屬哪些類型?

我跳Jazz Funk 10年,之後學了其他舞種及非洲Afro Dance,也受到楊麗萍影響,故很難以特定舞種來界定自己,混雜了不同感覺。

5. 你剛開始做模特兒時已能熟練地擺pose,為什麼?

我學過一個舞種叫Vogue,這舞種其中一種元素是pose,播音樂後只需不停擺pose。看model拍照,相機快門如節拍般不斷咔擦、咔擦,model不斷轉換動作,在我眼中,她們根本是在跳舞。當我由一個dancer身分出發,放在model上,便明白該如何做。

6. 你欣賞的文化是……?

我喜歡非洲,喜歡自由、大自然,他們的文化好簡單,就是love and peace,大家有愛,互相幫助,開心、不開心都跳舞,生活本該如此。故她們的舞姿自然奔放、很有美感,城市人跳不到那種感覺。

7. 你嚮往的生活是……?

離開城市,去荒野生活,不介意住在樹林,耕作維生,自給自足。

8. 你認為什麼是美?

黑人有一種自信而不經修飾的美,那種美很有力量。我曾在街上遇見4個黑人女士,雖不是五官標致,但形象各具鮮明風格,我被那股氣場震懾了。

9. 你有什麼目標?

1年半前學健身,現當上健身教練;亦想在模特兒方面發展,在等待機遇及伯樂。

10. 這世界上有什麼東西的價值被人高估了?

我人生中不需要考慮這問題,我是一個活在當下的人,不為將來煩惱,選擇當下盡情做好該做的事。

■Profile

Jessica Ho

自12歲起沒有停止跳舞,後來成為dancer。近年發展及探索健身教練、時尚模特兒方面的新路向。

文:吳穎湘

編輯:陳淑安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