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dic Living:良心未晚

文章日期:2019年08月01日

【明報專訊】我幸運,少年成長在香港1980年代黃金期。努力讀書進入社會,之後勤力工作儲蓄自能掌握美好前景穩定生活。電視台和大報章是香港人信賴的,政府和警察是市民倚仗的。從來要求不超越現實的香港人,有屋住有工開有飯開有戲睇,普遍已經很安分滿足。

記得互聯網未面世前的娛樂之一,是周末黃昏和家人擠在梳化上看明珠台9點半大電影。每逢遇上感人的情節,大家動也不動,不擅直接表達情緒的典型港式家庭,幾對眼睛定格在前方兩米的磚頭型電視熒幕上。然後會聽到媽媽索鼻水微微之聲,爸爸定半開玩笑道阿媽好感動。

好多年後在北國瑞典當了人妻人母,延續娘家傳統,周末跟丈夫孩子齊齊在家看電影。一樣是擠在梳化上,不同的只是不再等電視台,而是在網上平台隨時挑選隨時收看。在我跟當年的媽媽年紀差不多時,我繼承了她的眼淺,看到感人情節就即時眼紅。

示威年輕人代價太大 替他們父母心痛

對上一次在家人群組收到媽媽傳來的照片,是銀髮族遊行。她拍下金鐘天橋魚貫下來的人潮,並寫了一句:「好多銀髮。」之後浪濤洶湧的每一天,爸爸有時用手機拍下報紙文章,我們提點住元朗的家人,妹妹盡力分享分析報道,媽媽一直沒有再貼相。直至728。

3張照片影着電視熒幕新聞現場直播,我見到平面電視高清畫面上滿佈黑夜的煙霧,還有娘家牆壁上一排家庭照中我自己和女兒們少時的合照。妹妹回:「媽你都是早點睡吧。」媽媽答:「心極不安。示威年輕人代價太大,替代他們的父母心痛。」末加那個淚崩頭像。

心痛和淚水表達良知

香港友人說:這個夏天,淚水比雨水還多。連這一句也讓我眼紅了。這個夏天日日看着許多影片照片,看到比戰爭片zombie片更恐怖的現場真人真片真憑實據。今早那幾段:元朗婆婆站在馬路中央用粗口狂罵,第一次參加遊行的太太講到激喊,剛勁漢子朋友們在寫:「哭了。」

「哭」字是一頭犬有兩張口。「血」字是戴着頭盔並肩舉手的人群。媽媽,心痛和淚水表達良知。你一把年紀,本應每個周末自在去飲茶舒爽買老婆餅。但你必須保重身體,要和全部銀髮族人齊齊目證所有人的良心!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