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dic Living:新移民實習生

文章日期:2019年09月05日

【明報專訊】新學年開始才兩星期,瑞典學校便舉行每學年兩度的「員工訓練日」,所有學生放假一天,留在家中由家長自行照顧。我工作的幼稚園今個學期換了老闆,新校長想認識老師,我們近30個員工輪流自我介紹:

「我是『瞭望台』班的蘇珊,有三個孩子,分別為22,18及14歲。」

「『小馬騮』班的荷麗娜,來自北方,入行20年了。」

「菲達是我的名字,今年3月剛畢業加入這裏,跟荷麗娜和夢娜一起負責『小馬騮』班。」

幼稚園實習 助融入社會

瑞典幼稚園沒升班制,多數按孩子歲數分小組。我們幼稚園的9個班別以瑞典經典童話Pippi的人物和海盜船命名。

「我是奧仁,『李信先生』班,來自瑞典中部,為愛搬來此城,去年剛當上爸爸。」大家會心微笑。

「『露絲樂群』班的莉莉安,來自哥倫比亞,獨女今年高中畢業,也是為愛情來瑞典定居。」大伙兒笑出聲來。

「我的名字是穆罕默德,來自敘利亞,來了瑞典兩年,有5個孩子……」他小心翼翼地說着瑞典文:「在『露絲樂群』班鍛煉語文。」同事們紛紛點頭加微笑鼓勵。

這是近兩年市政府推行的新計劃,安排新移民加入本地幼稚園作實習性質的工作,融入社會之餘一邊鍛煉瑞典文。幼稚園另一班也有位笑容可掬的三孩之母,名叫富唐,同樣來自被戰爭摧毀家園的敘利亞。

急救課真情流露

穆罕默德看來有40多歲,身形屬大塊頭,說起話來卻很斯文,表情常帶點點緊張。有時小息在校園碰面,我問他:「你們班今天有許多孩子嗎?」他總會專心聽着,然後認真回答:「是的,今天許多孩子。」「在這裏練習瑞典文很好啊是不是?」「是啊是啊,跟孩子講,很好。」他說。

我不清楚他在戰前的家鄉當什麼工作,現在周一至五每日在幼稚園工作8小時,九成同事是女性。領津貼練習語文的職責,是協助照料十多個2至5歲的孩子,由吃飯玩耍做手工以至收拾課室幫忙穿衣著鞋等細碎工夫都需要做。

「員工訓練日」當天下午是急救課,其中一環節是食物卡在小童及成人喉間的急救法。眾人輪流練習,穆罕默德向前彎着腰,我站在他背後要環抱並用拳頭在中腹位置向內推。他尺碼大,我拳頭用不着力,兩人忍不住大笑。那是我第一次見他真情流露。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文:周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