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ping a Future 時尚品牌放遠眼光爭千秋

文章日期:2019年12月12日

【明報專訊】當今時尚界競爭激烈,有品牌會取悅喜歡「大撒幣」的大中華市場,又或者各出奇招,如以偏鋒設計爭取千禧一代的青睞,總之年年盈利上升好向股東交代。時尚產業為人們提供超脫現實的夢,實際營運卻沒有什麼光環,跟一般商業無異。但與其每年每季為營業額爭朝夕,何不放遠眼光去爭千秋?Prada集團在上月初舉辨了第3次的「Shaping a Future」會議,就是少有的旨在千秋的舉措。

自2017年起,Prada集團(下簡稱Prada)便主辦一個年度會議,討論如何促進當代社會中的各種重要變化,過去兩屆會議均與美國耶魯大學及米蘭理工大學的管理學院合作。首屆會議主題為「Shaping a Creative Future」,探討創意、可持續發展及創新技術間的共通點;第二屆則以「Shaping a Sustainable Digital Future」為主題,探索可持續發展與創新數碼科技之間的關係。這些甚具前瞻性的議題是義意重大,還是虛無縹緲,實則取決於品牌是否着眼未來並認真研究,還是只顧眼前得失,得過且過。

會議主調:可持續發展需融入社會

而剛於上月初,Prada在其美國紐約總部舉辦了第三屆「Shaping a Future」會議。今次的主題為「Shaping a Sustainable Future Society」。單看主題,內容明顯比過往兩屆更面向社會大眾,會議期望探討企業的社會責任,參與講者亦講解其所屬範疇在自由,平等和公義方面付出的道德義務。講者非常多樣化,他們有來自國際機構、學術界、建築界及知識分子等多個界別。整個會議分為7個部分,開首由Prada主席Carlo Mazzi發表開幕致辭,釐定會議的主調:「可持續發展無分疆界。我們務必謹記促進可持續發展時並不可脫離現實之餘,更要融入社會。」

建築糅合不同文化 表現人文主義內涵

接着的環節「Keynote Speech」,由著名建築師David Adjaye講解其一系列建築作品,包括重建位於紐約哈林區,集美術館及多項關顧社區的公共設施於一身,名為The Studio Museum的多功能社區建築。另一個更為雄心萬丈的作品,是剛勝出由The Higher Committee for Human Fraternity舉辦,名為The Abrahamic Family House的建築比賽,勝出作品將會建於阿布扎比的薩迪亞特島。作品集合了三大宗教場所,包括清真寺、猶太教堂和基督教堂,這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項目希望體現三個亞伯拉罕信仰之間的關係,同時為三個宗教提供對話、理解和共處的平台。由此可見David Adjaye的作品都以理性和仁慈為出發點,充分表現人文主義的內涵。

圓桌會議倡各界合作 創可持續發展未來

第3個環節「Round Table」則由身兼記者的Gianni Riotta教授主持,其他講者有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建築、規劃與保育研究院院長Amale Andraos、Guggenheim博物館及基金會總監Richard Armstrong、聯合國人口基金(UNFPA)戰略伙伴關係首長Mariarosa Cutillo、詩人及社會運動家Amanda Gorman、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城市科學總監Kent Larson,以及布雷拉藝術學院(Accademia di Belle Arti di Brera)院長Livia Pomodoro。他們均議論社會的可持續發展,以及提出要聯合各界,相互合作方能有效達至成果的重要性。然而作為聯合國人口基金戰略伙伴關係首長的Mariarosa Cutillo卻直言,很多影響全球的問題已經刻不容緩:「作為聯合國的核心目標之一,我們對此仍做得不足;未盡力令所有人參與其中。而目前的主要挑戰,是我們未能令被忽視的一大部分人口受到關注。」

而作為最年輕的講者,詩人Amanda Gorman促請人們重新審視自己對可持續發展的看法:「我們願意放棄什麼以換取可持續發展的未來?我們需要大幅地轉變我們的思維角度以回應這條問題。我們要想到現時的犧牲,不代表將來的資源短缺,而是將資源重新分配整合。」Amanda同時以年輕人的角度提出,人們需要勇於嘗試以新的價值觀去行使消費者的力量,從而彰顯代表自己的道德價值。

殘奧會游泳冠軍演說 談自我發現

第4個環節「Inspirational Speech」由殘奧會游泳冠軍Simone Barlaam發表演說,當他談及自己意識到人與人之間的差異時道:「當我們以開明態度對待各種相似與差異,便可以更了解自己。這種自我發現的時刻讓心靈成長,有助大家成為更優秀的世界公民。」Simone本人正是一個大好例子,證明身體殘疾不是最大問題,因為任何人也可發展自己獨特的一面,同時可持續是一種大愛的概念,能夠開放心懷,並以同理心去看待身邊的人和事才至為關鍵。

問卷調查 倡品牌尊重消費者道德意向

第5個環節是「Survey Presentation」,由耶魯大學消費者洞察中心(Yale Center for Customer Insights)發表與Prada合作的一項調查結果,探討及了解可持續發展如何影響消費者的態度和行為。Ravi Dhar教授指出消費者常會作出判斷,但未必是基於數據,而是基於心理因素。他解釋道:「沒有足夠數據時,人們最後會如何下決定?他們會按照自己的想法來組成自己的數據。」但同一時間,消費者亦會要求企業有更高的透明度,例如奢侈品牌不能再高高在上,從上而下灌輸一套價值觀,而要更尊重消費者所推崇的道德意向。

探討AI和科技發展重要性

到第6個環節「Discussion」,由紐約大學研究教授Kate Crawford與米蘭理工大學 (Politecnico di Milano)管理學院教授Raffaella Cagliano主理,以道德及社會層面探討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和科技發展的重要性。Kate Crawford教授在會議中呼籲:「我們談及的是我們社會內的權力被重大地轉移。我們對人工智能沒有國際性的規管或保障措施,這是現今社會最重大的議題之一。」他亦提出質疑,究竟數據能否說明一切?會否被錯誤演繹而產生誤導?AI最後也不是真人,若欠缺人性化,科技數據均可對人類存在危害。Raffaella Cagliano認為AI數據若欠缺道德規範下使用會帶來嚴重後果,例如一些沒有人民約束的獨裁政府,管有大量人面識別數據便可更有效箝制人民的自由。在可持續發展方面,Kate Crawford提出科技和人工智能的產生因不受約束而造成的嚴峻後果:「科技和人工智能都非常需要大量天然資源和人力,並會提取大量數據。從任何層面而言,我們都未有為此建立可持續發展的框架。」總結對話的Raffaella Cagliano教授,最後仍抱持樂觀態度,認為意識水平、責任及基層運動(grassroots movement),可推動人工智能和科技成為一股造福社會的力量。

談消除偏見演說作結

到最後一個環節「Closing Remarks」,由外交政策分析員及作家Rula Jebreal為活動致閉幕辭,當談及消除偏見的演說讓人深思:「尊嚴、尊重、平等和機會都是我們要一直捍衛的價值。如果我們不去塑造世界,世界便會塑造我們。如果我們現時坐視不理,我們的現在和將來都會被一錘定音。」她還談到可持續發展不止於對環境,同時亦有很多面向。

整個會議長達4小時,講者的獨到意見發人深省。但Prada一如既往,在舉辦非時裝的活動時刻意避嫌,沒有借機大肆宣傳,令我們更想知道,Prada作為一個時裝品牌,從多次會議中有什麼得着與反思,又有沒有以實際行動回應?明報life&style在會議過後與Prada主席Carlo Mazzi作了一次專訪。

問:life&style

答:Prada主席Carlo Mazzi

1. Prada舉辦一系列「Shaping a Future」會議,其目的是什麼?

可持續發展是一種社會義務。因此我們舉辦一系列「Shaping a Future」會議,旨在通過傳播和分享這種新文化。會議拓寬了公司的視野之餘,亦為股東、持份者以至整個社會創造新的價值。

2. 從長遠來看,Prada會採取什麼行動來增強可持續發展?

Prada最近加入了Fashion Pact:它是由法國總統馬克龍推動,與56家紡織業相關的大公司進行的一個協議,旨在達成與環境可持續發展相關的目標,例如通過減少二氧化碳排放來應對全球變暖,保護生物多樣性和保護海洋生態等。這是一項涉及長時間與廣泛範圍的計劃,協議的推出本身已經是個巨大成就,因為它把原本是競爭對手的公司聯合在同一陣線,共同應對可持續發展這挑戰。

3. 在產品的生產上,Prada會採用哪些措施?

價值鏈的控制是一個複雜而微妙的問題。(企業要發展獨特的競爭優勢,為商品及服務創造更高附加價值的商業策略,因而成為一系列的增值過程,此稱為「價值鏈(value chain)」。)從減少耗能,回收生產廢料到尊重工人權益和完善工作環境,每一項都是可持續發展的原則。Prada會採取嚴格的程序來確保供應商遵守上述原則。因此,就原材料而言,我們認為Fashion Pact也可以對整個價值鏈產生積極影響。

4. 在你看來,奢侈品牌參與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有多重要?

消費者不僅追求產品的外部質量,而且還希望產品符合可持續發展的標準,因為現今不斷進化的社會模式,高質素的生活風格與可持續發展已經掛鈎。

5. 作為擁有超過100年歷史的大品牌,Prada過去迎接過什麼重要的挑戰?

Prada誕生於106年前,但在工業化的營運規模還不到50年,而從那一刻開始,公司的發展不僅集中在產品的開發和全球分銷網絡。我們還建立了Fondazione Prada,它代表着我們對意大利文化的倡議,目的是引發全球的共鳴。基金會在意大利的米蘭和威尼斯的展館,不時為意大利以至世界級的當代藝術家舉辦展覽,我們更開拓了意大利以外的其他場所,例如位於上海、重新保育的Prada榮宅。

6. 你何以認為當今社會的許多責任和挑戰,都要以年輕人的視角去回應?

近幾十年來,人們已經意識到現存經濟發展的風險;這種使金融財富最大化,而忽視工人人權和環境保護的發展,已成為學校課程所探討的一部分,可持續發展已植根於年輕人的心中,驅動着未來社會的發展。如今,任何調查都可以證實(包括Prada與耶魯大學管理學院共同為紐約會議進行的調查),新一代對可持續問題有更大的敏感度。在不久的將來,這可能是實現社會團結的重要因素。

採訪過後,想起Miuccia Prada在品牌網站一個訪問,當中討論品牌對可持續發展的策略。她認為文化是種很複雜的東西,尤其Prada作為一個時尚奢侈品牌,容易令人覺得在利用文化作為提升品牌形象的工具;但文化能令人理解我們身處的當下,亦是唯一的方法去令人們意識到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性。

作為品牌靈魂人物,可見Miuccia Prada的眼光是何等長遠,顧及品牌的可持續發展固然是其主要出發點,但若沒有一個可持續發展的世界為大前提,談什麼風花雪月也是徒然。

文:John Wan

統籌:John Wan

編輯:廖偉龍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