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F:屋漏更兼連夜雨

文章日期:2020年02月05日

【明報專訊】屋漏更兼連夜雨——大概是近日香港的寫照,半年來的抗爭未完,又來一記武漢肺炎疫症,香港人的絕望可見。寫文時是年初五,大家正在為撲口罩到處奔波,或起衝突,或互相指摘,不知道此文刊登時,香港人是否極泰來,還是長路漫漫。

孕妻病逝 人生最後3天

想起以前寫奧地利早逝畫家Egon Schiele,生性風流,在逝世前一直不停畫早他3天離世的妻子,一個一直為人流傳的浪子回頭浪漫故事。但當將其放回原本的context裏,就看到他的絕望。

生於1890年,盛年時正值一戰亂世,結婚數天被徵召入伍當兵,先在布拉格服役,因其藝術才能而避開劫數,未被派到前線戰鬥,終於1917年安全回到維也納。翌年妻子也懷孕了,以為人生新篇章終要開始。但亂世時分,幸福不會太長久——戰爭未完,西班牙流感席捲全球,短短時間內,他與懷孕6個月的妻子先後離世。而人生最後這3天,他的絕望不知有多深?原本期待新生兒的人生一下破滅,這個曾在畫作中將自己畫成死神的憤青,在人生最後時期,當他真的直面死亡,卻收起了先前所有棱角,只一直畫着心愛妻子的肖像……現在再想起這故事,當中浪漫不再,絕望之感卻包圍全身。

席勒在1918年10月31號逝世,11日後德國求和,一戰結束——屋漏更兼連夜雨,那一個世代的人短時間內遭受兩次衝擊,人類引致的戰爭與大自然的疫症。

一戰後期的西班牙流感,有估計造成全世界5億人感染,5000萬到1億人死亡,西班牙流感在身體健康的青壯年中死亡率更高,因為免疫系統反應更激,殺死病毒的同時也無差別摧毁身體其他細胞。

亂世之中 誰來補屋頂?

有說西班牙流感肆虐促使一戰結束,可想而知,當你已在戰事亂世的情緒中,還要見着身邊的戰友一個一個因流感倒下,還要擔憂遠方的家人是否安好,當然無心戀戰或做起逃兵來。現在武漢肺炎來襲,香港人五大訴求未償,又再次見證政府辦事不力,不知道接下來的連鎖反應會是怎樣?原本認為政府辦事手法沒有問題的人,當絕望之感臨到你身上時,當你屋漏更兼連夜雨時,不知道會否想想怎樣爭取一個能夠為市民一起補好屋頂的政府?

文:方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