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設計師Christian Louboutin 工藝與設計 鞋履背後的靈感脈絡

文章日期:2020年04月30日

【明報專訊】在當下時勢,不幸之中的小確幸是讓人更重視身體狀態,重拾自我形象以外的身體意識(body consciousness)。明報life&style早前到巴黎Palais de la Porte Dorée (鍍金門宮),參觀「Christian Louboutin: L'Exhibition[niste]」個人作品藏品展,並到品牌位於巴黎2區的工作室跟他作個人專訪。Louboutin本人除了分享其設計,亦由展覽主題作出發點,談及身體意識與當下社交媒體文化。

自全球工業化開始,一切都變得經濟主導,事事以工作行先,叫個人的身體健康靠邊站。即使近來健康食品、健身文化興起,但好像都是叫人先工作,再以「後補」方式投資到健康,成為另類消費,加劇惡性循環,而非從源頭養生。在疫情當下,反叫人恒常地注意身體變化,讓人重新重視自己的身體;而同樣地對身體的敏感度,正正是Christian Louboutin有別於其他鞋履設計師之處。

到訪Christian Louboutin的工作室及其個人作品藏品展L'Exhibition[niste],可看到不少例子,印證Louboutin本人對身體意識的高敏感度。其工作室內有不少歐美漫畫英雄塑像及畫作,強調身體線條的草圖;在個展內,以膚色為題的Nudes系列展區、跟性暗示有關的Suggestions & Projections展區、與David Lynch合作的Fetishism展區,都可以看到Louboutin的靈感及作品,如何跟身體息息相關而有別於其他鞋履設計師。

鞋履是一種身體語言

「個人生活層面來說,我不太着重身體意識,但我的工作絕對以身體意識為本。我的工作是設計鞋履,鞋履本身是一種身體語言,借不同鞋形來改變身體姿勢、輪廓及線條,當中的變化對女士比男士更明顯。每當我繪畫女裝鞋履草稿,即使是平底鞋,也會繪上雙足,預視雙履如何改善雙腿線條,當中以高跟鞋特別明顯,要看到鞋子如何成為身體線條的一部分,如何保持身體平衡。鞋履需要身體支撐,方才完整。」Louboutin談及身體意識如何影響設計時說。

作品藏品展的名字L'Exhibition[niste],字面既有展覽之意,亦指展露自己。Louboutin解釋︰「主題本身是一個文字遊戲。當中強調的除了是『展覽』的意思,更重要的是另一字意『展示自己』,帶有預備接受批評的意思,同時需要面對突顯自己或欺騙自己的心理關口。今次我以最親密的方式來展示自己,親密得有點像赤身露體,所以才會以此為題。」展覽不同部分也流露其個人筆觸,如佈滿紅色絲絨鞋楦的展覽入口,播放他喜愛的胡桃夾子主題音樂。展覽選址於巴黎鍍金門宮而非慣常的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或Palais Galliera,是因為生於巴黎12區的Louboutin小時候常於鍍金門宮附近及館內蹓躂。展覽的最後展區An Imaginary Museum,則展示他的個人愛藏及靈感來源,有機地對照設計及背後靈感。

以最親密方式展示自己

在社交媒體盛行的世代,展覽主題亦為這個分享時代下了一個有趣的註腳。不少KOL及網紅也會透過Instagram、抖音等,以軟性方式賣弄個人身段,加劇標準身形及身形羞辱之間的張力,此種炫耀亦應驗了Andy Warhol「在未來每個人都能成名15分鐘」的預言。展覽主題L'Exhibition[niste]算是側寫了當代的時代精神。

「的確,我們走進了一個連非常謹慎的人,也會成為暴露狂的意外世代。互聯網的潛規則,讓我在社交媒體有不少大膽的帖文。所有私人事都變成公開秘密,促成一種令人曝光曝上癮的文化。這展覽主題貼合當下互聯網文化成就的新世代;這種意識形態,亦貼合我的作品體系。不少人認為我的作品以性感掛帥,所以展覽主題與性相關的字意『露體狂』,成為另一個理解這個展覽的切入點。」Louboutin說。

聆聽異文化聲音

互聯網加深分享文化,促進各地和不同文化的交流,Louboutin的設計亦有這種跨界交流的取向,例如這次將時裝展設在原為國立移民歷史博物館及熱帶水族館的鍍金門宮、其設計中經常出現的異地元素等。近年「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成為時裝界的敏感詞,為平衡兩者關係,品牌自2016開始推出Caba系列,在推出以異國文化為主題的手袋同時,將部分收益回饋該主題國。

「我認為文化開放非常重要,是一種文明的交流。在當今世代,很多事情都會越過國界。唯有開放文化,才可以開拓眼界,理解異國文化。每個國家都應該對自身獨特文化感到自豪,與其他人分享,這種交流亦會形成新的文化,如展覽內一件來自犍陀羅(Gandhara)的佛像展品,便是其中一個例子,當年亞歷山大帝遠赴印度,看到犍陀羅佛像,隨行的雕塑家便將佛教及希臘兩大文化結合,創造出用上希臘輪廓,但配上佛像眼睛及耳朵的雕像。又或是18世紀的埃及狂熱(Egyptomania),由歐洲觀點糅合想像中的古埃及文化,創造出巴黎歌劇院等建築,當中講求消化及沉澱,並不是單單的挪用。所以文化挪用成為近年時裝界關鍵字,實在讓我非常難過。個人認為最重要的,是在開放的過程中聆聽異文化的聲音,而非故步自封,形成各自為政的孤立局面。」

文:Dawn Hung(www.sedimento.co

統籌 / John Wan

編輯/陳淑安

電郵/ lifestyle@mingpao.com

查詢:lexposition.christianlouboutin.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