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分大小 可推動社會

文章日期:2020年05月13日

【明報專訊】Elizabeth Leriche是法國另一名舉足輕重的潮流先知,曾為Hermès及Ikea等品牌服務。「我入行時,也不太清楚什麼是潮流先知。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布料設計師,曾効力法國最著名的潮流先知Nelly Rodi。現時我公司約有10名員工,都是以學徒身分入行,大都來自藝術學校。」

藝術家、設計師啟發潮流先知

潮流看似是「未來」,實源於當下。「潮流分大小。大的主流,會改變我們的生活模式,推進社會,如到何處消費等,但最終會消失。這類潮流與社會變化及思潮有關,反映各年代的社會分別並成為文化註腳。潮流先知會以這些年代差異為靈感,而非純粹感覺掛帥,也會受藝術家、設計師等創意尖子啟發。我們的功能,是將這些啟發發揚光大成潮流。藝術家及設計師大都以個人所需及喜惡行先,而非以單一目的行事,卻能創造出未為人知的美學及風格。」Leriche解釋文化現象與產品設計的互動。

作為Maison et Objet(法國家品展)的潮流顧問之一,Leriche曾策劃不少結合潮流與商業的主題展。「個人做法可分為兩大類。其一是按客戶所需仔細訂立貼合品牌定位的潮流,這類為品牌而設的潮流策略會較為短期,以免客戶失焦。簡單而言,潮流策略需要明確貼合客戶巿場,定位賣什麼、怎麼賣。另一類則是預視大趨勢,如我為法國家品展的潮流預測,會以全球及社會變化為本,提供一個前瞻的大方向。我曾以Silence(靜默)作為潮流展的主題,對當下連結過多、物資過盛及科技主導的世代反思,讓大家思考什麼才是當下最重要的,讓人與人在現實接觸,而非純粹網上聯誼,亦提醒大家適時斷絕外界,為自己留下一些自省空間,走出屏幕框框,接觸實物了解外形設計、背後物料及其獨特質感,並非純視覺掛帥,讓作品刺激感官掀動情緒。」細看Silence的展品,如Nendo為Glas Italia設計、帶現代襌意的漸變藍色玻璃家俬系列Deep Sea,或是Alain Gilles為BuzziSpace設計、實用的商業私人辦公包廂BuzziHub設計,均捕捉了當代精神。

法國布料展Premiere Vision亦是另一個潮流發布點。不少生產商會在布料展的潮流議會(Bureau of Trend)中選出來季色彩主調,約五成生產商會依照建議生產保障生意。「所選色調背後有理據支持,如綠色是因為看到大眾對自然綠色生活的渴求,與當代的社會精神面貌掛鈎。我的其中一個強項是色彩,當我為客戶制定潮流時,會看色彩如何配合物料,帶出符合品牌定位的故事。又如工藝是當下潮流大勢,背後推動力是因為不少設計學生都希望製作有別於工業量產的手工製品。我有不少以量產為本的客戶,亦因應這潮流製作具工藝精神的作品,其中La Redoute便以工藝故事引起巿場共鳴,讓客人感覺產品更獨特更具價值。」

Leriche表示,預測潮流有賴經驗,如到訪全球各地時裝、藝術、文化及設計展,整合各地資料為一個完整策略。「我的角色是按個人經驗及視野,分析背後理據,塑造自己的獨特見解。作為潮流先知,最重要的是具備獨特視野,因為對大眾而言,品牌之間的分別不大,我的責任正是拉開品牌之間的差異。」

潮流周期加快 「舊潮」帶來安全感

潮流很多時給人時間為本的印象,現在潮流周期愈來愈快,如1990年代的潮流現在已經回流。「古著再度興起,因為古著及古董家俬在想像之內,能帶來安全感。每當新事物出現,很多時也會帶來恐慌,因為新事物未必能為大眾所理解。而現在由於巿場夠大,不少潮流都能同時流行,大眾亦活在一個事物互相矛盾的世代,如工藝與科技。」

科技除了引來不同潮流,亦讓一眾網紅冒起。「世界需要潮流先知,因為世界太多可能。現時社交媒體有不少網紅,卻未必能擔任潮流先知的工作。發掘潮流並非純粹發布帖文,而需要思考如何處理影像及運用自己的名氣,統一創意、個人直覺、視野和想像力。」但不能否認的是,潮流並不一定能夠預測。一場世紀疫症,便大大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模式和潮流,對疫症的恐慌/安全感問題,讓大家更着眼於健康、綠色生活等課題,這正正呼應Leriche的說法。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