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獨運:不着痕迹的優質設計

文章日期:2020年07月08日

【明報專訊】Norbert Stumpfl自2018年擔任Brioni的設計總監後,重新塑造品牌定位。Brioni本身最耍家的是服裝的靈活度。「我的設計手法,是以可延續為本,而非走每季不同的主題方向。我個人取向是最好不着痕迹,完全察覺不到作為設計師的我存在,以最優質的布料製作最美麗的服飾。今季最大的分別是我們向品牌首個天橋系列致敬,以不少簽名式作品為靈感,但並非純粹復刻,而是注入現代元素。」Norbert Stumpfl說。

今季推出了以1950年代為靈感的一系列大翻領Virgilio Suit,但與原版的分別是將厚肩墊改為軟肩線,將不同年代特質合一,更貼合現代。Brioni本身亦以創新為本,細看庫藏,可以看到不少用於女裝高訂的布料,如提花、麻布等。意大利工藝是品牌另一重點,在Johannes Fleischmann、Sào Soulez Larivière及Simone Sitta所穿的晚禮服,都用上威尼斯紡織廠Bevilacqua以18世紀紡織機手製的提花布料,布料圖案以Bevilacqua的典藏為本,但換上現代色調。

「這部18世紀提花紡織機,仍沿用傳統的打孔卡方式製作,是十分古早但珍貴的生產方式。無獨有偶,這部提花紡織機誕生的18世紀,正是樂器品牌Stradivarius的黃金時期,是有趣的巧合,展現了意大利工藝同時,亦帶出工藝背後所需的時間。這種長時間的專注,在今時今日才是奢華。另一款特別布料,是來自蒙古的無染白色羊絨,保留素材原有色調之餘,亦能保留原有軟熟質感。素材本身稀有,整個過程需要人手細選以確保純白色調。」

便捷舒適最大殺着

品牌的75年歷史,可以是包袱,亦可以是靈感。Norbert Stumpfl於這個誌慶系列做到承先啟後,貼合現代男士需求。「除了加入更多色調,設計亦加強布料的柔軟舒適感,並保留服裝的細緻結構和正規的感覺。為了貼合當代流動工作生活模式,設計亦減輕服裝的重量。以前的Brioni以極簡為本,完美得像修圖而成,如沒有褲摺等,少了服裝應有的勃勃生氣,我卻希望服裝能夠自然貼合穿著者。不少客戶也是日理萬機,最好的設計是能簡單配襯穿上身,然後自我感覺與外觀同樣良好。為穿著者節省時間,才是我的責任。這種便捷舒適,才是吸引客人不斷回流的殺着。」

■查詢:www.brioni.com

文:Dawn Hung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