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大師自立 憑直覺創新路 Peter Do:我總是考慮穿衣服的人

文章日期:2020年07月09日

【明報專訊】當有新進時裝設計師冒起,人們總愛將之與前人比較,評頭品足。例如一衆曾於Phoebe Philo年代的Céline工作過的年輕設計師,外界總把他們與大師級的Phoebe Philo比較,或被冠以不切實際的期望,確實有點不公平,Peter Do就是其中一人。早前我們專訪Peter Do,談談他對營運個人品牌的心得。我們還訪問了他的其中一位伯樂——Net-A-Porter全球採購總監Elizabeth von der Goltz,她以專業角度分享對Peter Do的看法,並分析市場怎樣看待新進時裝設計師。

生於越南的Peter Do,14歲與家人移居美國費城,2014年畢業於紐約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同年贏得LVMH Graduate Prize(為畢業生而設的獎項),除了得到一筆獎金外,也讓他獲得進入Céline實習,與Phoebe Philo共事這個夢寐以求的工作機會。2019春夏季度他更獲Net-A-Porter的The Vanguard先鋒計劃選中,大大擴展品牌的銷售網絡,他幹練知性的設計得到空前認同,最近再獲得2020年度的LVMH Prize。

人們仍會將Peter Do與Phoebe Philo的Céline相提並論,初生之犢當然會感到屬於自己的焦點被模糊了,但設計師都是自我極強的人,Peter Do亦懶理外界怎樣比較,以行動說明自己的一套設計與營運哲學。然而,世有伯樂,然後才有千里馬。能慧眼識新星的除了LVMH,還有Net-A-Porter的全球採購總監Elizabeth von der Goltz,以下是明報life&style跟2人的訪談。

問:明報life&style P:Peter Do

問:人們經常把Peter Do與Phoebe的old Céline相提並論,可否說說Peter Do的獨特之處?

P:當我們團隊5人在2018年創立品牌Peter Do時,確實被問到Céline相關的問題,但現在我們會專注在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上。當然,在我職業生涯之始,即2014年獲得LVMH Graduate Prize的時候,它令我有機會在Céline工作,那是一個時尚訓練營,在這2年半至3年間,我從工作室的最高層學到很多關於衣服的實際知識,但最重要的是,我體驗到Phoebe Philo是如何考慮衣服與女性的聯繫。這是一個幕後的過程,作為工作室的設計師,我們通過紀錄片、圖片等來研究Martha Graham(美國舞蹈家和編舞家,也是現代舞蹈的創始人之一)或Nina Simone(美國爵士樂歌手、作曲家與鋼琴演奏家)等女性,透視這些女性的所作和所穿,最後再花很多時間來看看我們的設計穿在女性身上的效果。我們做的從不是簡單的「making stuff」。

Phoebe想表達的,更多是一種政治觀點,一種無形的直覺,而不僅限在時裝設計層面上。起初我們並未完全意識到這一點,但在整個創作過程我們全力傳遞她的視野,中間一直有變化改動,直到系列時裝騷的結束。Phoebe曾經對我說過:「Peter,我一直相信我的直覺和本能,它們為我服務了很長時間。」因此在Peter Do,我也憑直覺工作。我不斷測試,這是我在Céline時一直做的事情。我們會質疑設計裏什麼是必要的,我受過的訓練是不斷地思考穿著者,而不僅僅是服裝本身。因此,我們總是考慮穿衣服的人,而不是一些瘋狂的觀念或對女性不切實際的期望。

在創立品牌Peter Do時,我們就想創造一種具家庭觀念的新內部文化,而這與美學外觀無關。我只是覺得我們現在已活在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裏,使用網絡和社交媒體已成為固有方式,我們可以通過這種方式與行業內外的人們建立聯繫。 Peter Do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人帳戶,一個家庭網絡,在這裏我們可以分享個人興趣,並共同為品牌服務。人們希望看到幕後的事物,我喜歡分享我們的過程。當然這仍然需要一點神秘感,但我們很高興能與客戶直接溝通。

家庭觀念團隊 熱情比履歷重要

問:品牌發展短短數年就被Net-A-Porter發掘,這對品牌的發展有什麼益處?

P:Net-A-Porter從一開始就為我們提供了實在的支持,他們投入很多心血幫助講述我們的故事,這對我們的品牌形象至關重要,亦有許多人通過Net-A-Porter發現我們。最重要的是Elizabeth von der Goltz從一開始就非常友善和樂於協助我們。她為我們提供很多建議,就像我們的Asian auntie。

問:如果有一天某超級時尚品牌邀請你成為創意總監,你會考慮加入嗎?

P:這絕對是我們正在考慮的事情。如果我們有機會與Hermès或Geoffrey Beene(一個1970、80年代當紅的紐約時裝品牌)合作,那將會是個不可思議的夢想。我亦一直認為Saint Laurent是Peter Do的夜生活版本,但對我而言,(最期待的)絕對是Geoffrey Beene。

問:作為一個新進設計師,你認為在整個時尚工業裏有什麼必須改變的陋習?

P:對我們來說,要嘗試改變的就是時尚工業的內部文化,這是我們從一開始就關注到的問題。自從2018年創立品牌以來,我們有意識地建立一隊有家庭觀念的創作團隊,在最初的兩年中,我們緊密合作,一起吃飯,一起慶祝生日,我們認真對待彼此的見解和興趣,這種緊密的家庭關係文化令品牌的出品生色不少。

我形容我們團隊每個人雖然都投入大量精力和汗水,但不會有那種舊模式的「有毒氣氛」。那種舊式的行事方式,人們會躲在廁所哭泣或帶着枯竭的身軀回家。我認為我們聘用員工的方式與眾不同之處,在於我們考慮員工的熱情多於其履歷。我認為在個人層面上能合作的人,會使品牌的文化更加牢固和清晰。

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應該更加專注於本地,並努力找到本地社區擁有的最佳資源。在最初的兩年中,我們與紐約的工作坊和裁縫緊密合作,他們確切地知道我們想要什麼。還有當我們說到自己的「本質」時,所指的不是關於美學的「極簡主義」,而是減廢的過程。我們會將製作減少到真正需要的程度,每件作品都經過嚴謹測試,使最終的作品符合我們的「本質」。

問:品牌有沒有計劃一些意想不到的產品線,以擴大業務版圖?

P:上個季度,我們一直專注於擴展配飾系列,2020秋冬季則推出第一個鞋履系列。配飾鞋履對我們而言很有意義,因為它們具備功能,性能構造要合乎現實生活所需。我們亦將於2021春夏季推出手袋協作系列,敬請留意。

真正奢侈品定義:視野和執行力

問:明報life&style

E:Elizabeth von der Goltz

問:你最欣賞Peter Do的什麼?與其他新興時裝品牌相比,Peter Do是否具有一些獨特之處?

E:Peter Do是紐約FIT的畢業生,又曾在Phoebe Philo時期的Céline任職。他的設計非常幹練,善用精美的工藝和剪裁,對面料的知識也非常豐富。我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這樣的新進設計師。對我而言,具視野和執行力,這就是真正的奢侈品定義。

問:有哪些Peter Do的單品是你必會購入?

E:Peter Do的2020秋冬系列絕對令人驚艷,從奢華的針織衫到時髦的底托(underpinnings),再到他利落的剪裁等。當我們團隊看到這個系列時,每個人都讚歎不已。Peter Do的進化是一季接一季的。

問:你認為新進設計師會怎樣影響現時的時尚工業?

E:在過去幾年中,我們看到客戶每季探索和渴求的,都是以前從未聽說過的設計師及其新穎設計。因此我們一直投入大量時間和精力,發掘和培養新興人才。我們的團隊不斷前往世界各地的時裝周和展場尋找新血。愈來愈多設計師不再局限於傳統時尚之都發展,因此這些品牌擁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觀點。那些感覺像「內部機密」的品牌正在吸引全球消費者的關注。

年輕的設計師太多了,他們可以很快取得空前的成就,我們看到有品牌一夜之間爆炸式增長。在Net-A-Porter,我們有責任確保這些品牌在發布後仍保持之前的規模,並幫助其繼續成長。有如我們的The Vanguard先鋒計劃,就是我們對這些新興品牌的承諾。

查詢:Net-A-Porter www.net-a-porter.com

文:溫兆明

統籌:溫兆明

編輯:陳淑安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