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F:疫情超市學

文章日期:2020年08月20日

【明報專訊】近日朋友們總在說,我不是在去行山的路上,就是山上;又或我不是在去書店的路上,就是在書店裏,因為電影院不開、cafe餐廳晚上6時後禁堂食,文青也只能去書店,social distancing的日子,人人都想法找自己的新生活方式。我的答案是我不是在去超市的路上,就是在超市裏。

疫情期間情緒失控 發泄到他人身上

吃,成了絕頂療癒的事,我從未見過超市那麼多人。逛超市的日子,觀察人成了新喜好。

比如這是適合發泄的場所,在街上、車裏,有時別人擠過來時,因為疫情關係總會下意識避一避,但在超市裏排隊時,人人也怕被打尖,站得那麼貼,也看過有女孩因為站得距離較遠,一對夫婦誤會她不是排隊而打了尖,女孩提醒後,丈夫有意讓隊,妻子卻怎樣也不願意,更像是乘機把疫情時期的所有抑鬱都發泄出來,一甩手連貨帶丈夫都不要了,走了出去。

身邊很多朋友都試過在疫情期間情緒失控,將自己的焦慮找個因由發泄到其他人身上,也因此看見很多人不再相往來,想來像這個妻子也算挺好,發泄在陌生人身上,過後又一條好漢。

還有超市的收銀員,總是邀請你用自助收銀機服務,有點諷刺,自助服務最終要取代的就是人手服務,愈多人習慣使用,零售業愈快減少對員工的需求,看上去就如這些員工有份在自己的行業裏,加快淘汰自己。當然自動化與電商是大趨勢,也是打一份工而已,快快手手,將來的事誰還理會。

超市燈光明亮 豐盛的假象

在超市這種扁平的時間空間裏說將來,其實也很無力。任何時候超市的燈光都那麼明亮,像2020年的時間一樣,扁平與停滯。而在超市的明亮裏,一切都有豐盛的假象,有什麼安穩得過所有東西觸手可及,任你選擇,抽掉的東西很快又補給。

在貨架消磨時間的時日裏,有時想,人是怎樣將那些原材料,生產出種類如斯繁盛,各式名目的產品,分出不同的種類與架構,架空你的生活模式。

其實世界不會有什麼大變

在超市裏也可以觀察自己,所有食物拿上手都搜尋一番相關資料。活在這個世代,大概是最多食物被冠為superfood超級食物的時代……食物允諾你健康未來,在時間平滯的2020年。

就這樣在貨架前消磨掉意志,忽然領悟其實世界不會有什麼大變,什麼事也不會摧毁這種建立起來、架構清晰的生活觀,不是疫情,當然也不會是民主需求。

文:方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