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零售 網絡尋客戶 本地設計師 變陣求存

文章日期:2020年09月17日

【明報專訊】面對疫情來襲,全球時裝界面臨大洗牌,銷售額大跌、時裝周更改日程、品牌破產及倒閉……一連串重大變化和革新,對於業界中心的時裝設計師,無疑是一個沉重而艱辛的考驗。

全世界的時裝設計師都在這段艱難的日子掙扎求存,當我們將目光放回本地,過去一年香港面對的還有接二連三的社會運動和政治風波,造成的影響和衝擊不單經濟,還涉及個人生活及自由等層面。當大家苦惱該如何應對這個充滿未知的世界,一眾香港設計師如何在這備受打擊的時裝巨輪下求存?

香港國際時尚匯展Centrestage是本港年度的大型時裝活動,備受各方業內人士關注,因為能夠登上伸展台發布個人作品的,均是潛質和實力兼備的本地設計新星與人才。疫情下,今年時裝展由以往實體騷移師網上舉行,並以A World of Phygital為主題,結合各種電腦特技向觀眾呈現最真實的視覺效果。為活動揭開序幕的,是曾透過Fashion Hong Kong參與紐約及倫敦時裝周的香港設計師全新服裝系列,《明報》life&style訪問了品牌SUN=SEN的Sun Lam、Yeung Chin的楊展、Methodology的Glori Tsui 、Blind by JW的Jessica Lau和Walter Kong ,了解他們面臨的挑戰和對策,以及疫情下有何嶄新設計概念。

疫情下商展停擺 轉為直接接觸客人

對很多時裝設計師而言,參與不同國家的時裝周或商展(tradeshow)可幫助了解市場前景,同時增加品牌的曝光,與買手建立關係,是拓展銷售渠道和增加訂單的重要途徑。可是,在全球疫情影響下,這類活動只能停擺或取消,甚至因lockdown(封城) 而令貨品訂單被取消,要維持品牌的利潤收益,轉向經營零售生意是最直接出路。

一向採用這種business-to-business(企業對企業)為主要營運模式的Sun指,「與其被動地做品牌,自己做retail (零售)更能直接接觸客人,也能建立整個品牌形象, 買家同時可於網上落訂單,向他們提供更靈活的服務」。楊展亦指,「以前時裝周一直要經過showroom(展示會)才可找到不同客人,現在嘗試用social media、E-commerce直接尋找我們的end customer(最終使用產品的客戶)」,也是為品牌開拓新市場的一個方法。疫情下大家對衣服的需求大大減低,Glori因而注重發展手袋及首飾設計;而善於精巧印花設計的Jessica與Walter,也着手生產具品牌特色印花的外科口罩,希望能將之設計成時尚配飾,吸引客人,以應付當前零售業蕭條的狀况。

政治紛爭成另一打擊

除受疫情打擊,中美關係惡化引發的問題亦接踵而來。早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不再給予香港貿易特殊待遇,香港生產的商品出口到美國須改標為「中國製造」(Made in China)而非慣用的「香港製造」(Made in Hong Kong),在美國有重要客源的品牌一直擔心關稅上或面臨改變。Glori 指,「很多時裝貨品都要靠飛機運送,本身成本已很貴,加上沒有特別條款下的優惠稅區,我們付的稅是要多 3 倍」。若成本上漲,唯有調整貨品價格,但始終不能一下子把售價拉高太多,所以設計師還是要自己分擔部分稅款,「尤其現時經濟這麼差,對我們來說是很吃力的事」。

而原產地標籤的更改,也會影響買家看待品牌聲譽和貨品質素的觀感。Glori 認為,以往海外買家未必會關注到Made in Hong Kong 和 Made in China的差異,但經過本地去年一連串的社會運動,「香港」這一詞在社會上的獨特定位變得清晰,人們更容易了解兩地貨品在品質上的分別。「我不是說 Made in China 的 quality(品質)不好,但相對之下,Made in Hong Kong的quality 普遍是有保障一點。」Glori說。

避觸敏感議題 致創作空間收窄

面對營運壓力和社會動盪氣氛,心情和創作上的思路難免受到影響,當被問及會否擔心日後的創作空間被收窄時,楊展坦言,這已經不是個憂慮,而是正在經歷的事。「在不同的場合和機構裏面,所用的主題、用的歌都被打壓。」所以,着手設計工作之先,要再三思考題材會否碰觸敏感議題,已經成為他們創作時不可缺的重要部分。

Glori補充,「我們的保護機制已經自動幫我們收窄了創作空間」,而Sun也表示,「很多事情本身無心,但社會看者有心,事情便會複雜化」。

幸而,這一群設計師都懂得苦中作樂,於這段時期重新反思創作的意義,並將各自的想法和期許,透過服裝細節一一訴說。例如以玩味幽默風格為品牌特色的Sun,系列以午後陽光作主題,希望能透過繽紛嬌嫩的服裝色彩,為大家趕走負面情緒,治癒人心;Jessica與Walter則想到不少人在疫情下,困在家中而廚藝大爆發,故在布料上設計出充滿美食的印花圖案,當中還隱藏QR code,掃描後可在手機上閱覽食譜,玩味十足;視創作及言論自由為設計上最大命題的楊展,於布料上應用藍染和繡花技術,營造光影不同的材質效果,他指出,當中布料染色的過程,象徵現今人們被固有的思想理論慢慢侵蝕和改變,因而希望透過自己的創作,喚醒大眾分辨是非黑白;Glori則以兒時與母親一張野餐郊遊的合照為靈感,以現代審美觀重新演繹,寄語大家珍惜當下。

決意留本地 守護港時裝市場

雖然各人利用各自的創意和方式,讓品牌在逆境中穩定經營下去,但經過這一年巨大變化,大家都深明世事無法預料。面對社會不穩,有人選擇放棄本業,甚或離開家園,以尋求更廣闊出路。這群設計師決意留在本地,繼續創作,除了是堅持個人理想,也想一盡綿力守住香港時裝市場,讓港人了解到「港貨」的可貴。

「以前有客人知道我們是香港品牌,會問『你憑咩賣咁貴?』他們期望我們的價錢跟淘寶一樣,但現在我聽到很多的feedback是,『哦!你Made in Hong Kong,唔怪得咁貴啦,都抵喎!』 我覺得這是個很重要的指標,如果連本地人都不撐本地人,其實真的很難再持續發展下去。」Glori補充道。大家給予這群本地薑的信心和支持,正是他們在這創作路上默默努力下去的最大動力。

查詢:Centrestage centrestage2020.hktdc.com/en/home

文:康詠然

統籌:溫兆明

編輯:廖偉龍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