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繁花 繽紛綻放70年

文章日期:2021年02月11日

【明報專訊】很多人對花的鍾愛就像天性般與生俱來,新春總會在家中擺放年花;而時裝與花,自古以來也一直緊密連繫,中國有華美的織金花繡旗袍,西方也有碎花薄紗公主裙,繁縟的點綴為衣裳交織出嫵媚優雅。1960年代,布料印刷技術日漸成熟,芬蘭設計品牌Marimekko將花卉圖案與pop art融合,各種浮誇玩味帶個性的設計,為時裝界開展了一場前衛繽紛的繁花盛宴。

Armi Ratia於1951年創立Marimekko時,芬蘭正陷入二戰後的陰霾,瀰漫一片愁雲慘霧。為洗去這股沉重氣氛,她設計出一系列色彩鮮豔明亮的印花連身裙,讓大家對生活重燃希望。

然而在1964年,她曾一度禁止員工印刷花卉圖案,有指是因為她感到印花不及真花美,但品牌老臣子設計師Maija Isola不顧反對,創作出Unikko罌粟花圖案,在世界各地得到很大迴響,並成為廣為人知的潮流標誌。隨後每一季,Marimekko都堅持推出一款嶄新的印花圖案,以傳承印花製作工藝,直至品牌今年踏入70歲,依然始終如一。

初春系列結合抽象與幾何圖案

今年的初春系列,便採用檸檬黃、天藍、鮮紅和海綠色為主調,結合抽象藝術與幾何圖案,形成玩味奪目的印花,應用於溫暖的羊駝毛針織上衣、Merino羊毛衣、閃亮絲綢、原木天絲混紡面料及輕柔的縐紗連身裙上。另外沿用過往經典Kiila和Taifuuni印花,分別設計出棉府綢布料的海軍領及襯衫式連身裙,並由Marimekko於赫爾辛基的印花廠印製。新年想穿得應節一點,又怕大紅大紫太老套,這種簡約清新的印花,就顯得時髦及有品味。

新印花點綴大地色系家品

家品系列以溫暖和諧的大地色為主調,除了以經典的Unikko、Tiiliskivi 和Lokki印花為靈感,更連同4名芬蘭設計師合作推出全新的Ruudut印花,印製於餐具及以天然纖維製成的紡織物上,其紡織產品更首次使用剩餘的染料印刷,突顯環保價值之餘,由於各款染料批次不同,每件製成品都擁有不同的美態,十分獨特。

品牌邀請芬蘭設計師兼插畫及視覺藝術家Jenni Tuominen,創作3款調皮可愛的陶瓷品,每件陶器以人手上色,極具收藏價值。品牌亦將於5月出版藝術畫冊(圖1),內含詳盡的印花插圖,並由Vogue雜誌美國版知名歷史檔案編輯Laird Borelli-Persson撰文,讓大家進一步探索品牌印花工藝背後的故事。

文:康詠然 

統籌:溫兆明

編輯:梁小玲

facebook @明報副刊

Instagram @mp_lifeandstyle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