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監修音質 背飾簽名 腕上報時「樂器」 音符化時標

文章日期:2021年11月24日

【明報專訊】剛開幕的M+視覺文化博物館是近日全城焦點,除了是藝文界盛事,原來跟腕表也有莫大關係。M+的希克藏品系列備受注目,原來Hublot正是背後的支持贊助商。事實上,品牌跟藝術界關係密切,早前也贊助了本地藝術博覽會Unscheduled,而在最近重新開幕的海港城專門店內,亦帶來各種富藝術色彩的腕表作品。

跟海港城不遠的1881 Heritage店是Hublot全球最大的旗艦店,相比起來,重新開業的海港城店雖較為小巧,卻有種貼心舒適的感覺。翻新後的店舖貫徹品牌主題「融合的藝術」,以各類型藝術品點綴空間。店內設有迷你酒吧,黑色酒吧台配以高腳椅子,營造輕鬆的腕表鑑賞空間感。

表殼化身音箱

除了當代和現代藝術以外,品牌一直涉獵不少藝術範疇,在它的腕表作品中也可看到。例如Classic Fusion Tourbillon Cathedral Minute Repeater Carbon Lang Lang腕表的靈感,源自品牌於2014年日內瓦鐘表大賞(GPHG)的「問表」組別奪魁的Tourbillon Cathedral Minute Repeater腕表,將音樂與腕表結合。

店內現身的一枚是品牌跟鋼琴家郎朗合作的特別版,用上碳纖維製作表殼,輕巧舒適,低密度的碳纖維物料亦將表殼化身成音箱,加強響鈴的報時音效。黑色陶瓷表殼直徑45.4毫米,限量8枚。3時、9時及12時時標分別以低音譜號、高音譜號及16分音符取代。時標、指針、H形螺絲及表冠全部以黃金製成,表背的藍寶石水晶飾有郎朗簽名。透過表底鏡,可看到位於機芯右上角的兩個音錘。三問報時的開關設於表側9時位置的表圈邊緣,當啟動三問時,音錘便會按照指針的時間,彈奏簧片,報出時、刻(Quarter,每15分鐘為一刻)、分。

腕表上立體紋身

藝術的形式非常廣泛,以前大家將它視為次文化的紋身,近年成為登上大雅之堂的藝術。Hublot近年亦多次找來Sang Bleu紋身工作室創辦人Maxime Plescia-Büchi合作,設計出具鏤空、幾何立體感覺的表款。其中Big Bang Sang Bleu II King Gold Blue Pavé腕表採用藍色配搭,令人想到紋身工作室使用的墨水。藍色表盤搭配同色表帶,指針、表圈及表殼皆以縱橫交錯的幾何線條點綴。腕表搭載HUB 1240自動上鏈計時機芯,表殼位置則鑲上多顆鑽石,也呼應跟紋身相關的hip-hop文化。

極罕綠色藍寶石MP-11

早前專門店重新開業,率先展出兩款限量腕表:Big Bang MP-11 14日動力儲存透明藍寶石彩虹腕表和Big Bang MP-11 14日動力儲存3D碳纖維腕表,同樣在表圈位置鑲上彩虹色的藍寶石,但兩枚腕表只短暫展出。彩虹色調搶眼,但未必人人受落,但店內卻有另一枚以綠色藍寶石水晶作為表殼的款式,比前兩者更限量稀有,只生產20枚,現時在港的可能是最後一枚。

近年不少品牌也以高硬度藍寶石水晶製作表殼,大多用上透明款式,Hublot是少數敢於挑戰其他顏色的品牌。例如這枚綠色藍寶石水晶的MP-11,綠色的彩亮度十足,而不失通透感,工程師花了不少時間才能做到此效果。腕表配搭HUB 9011手動上鏈機芯,透過串聯7枚發條盒,動力儲存長達14日。發條盒打橫設於表盤下方,擺輪則設於2時位置,以矽製成的擒縱令腕表走時更穩定。藍寶石水晶的硬度高,不易加工,需以特殊機械逐層和逐個部分磨製,對工藝要求極高。

高溫燒結藍色陶瓷

除了藍寶石水晶,高科技陶瓷也是品牌經常「施展魔術」的物料。近10年市場對這種材料極為關注,令它一躍成為熱門材質,但大部分品牌也偏好黑色陶瓷,Hublot的Big Bang Unico Blue Magic是極為少見的藍色陶瓷表。陶瓷成色靠的不是顏料,而是燒製時加入的原料。製作時最困難的不僅是做到想要的顏色,還要確保在高溫燒結後的所有陶瓷物件都能維持同一色澤,工匠對原料變化、成分比例等需要精準拿揑。機芯方面同樣講究,配搭HUB 1280自動機芯,直徑30mm,適用於相對較小的42mm表殼之中,更貼合手腕。

● 品牌贊助M+希克藏品展

Art of Fusion不止是Hublot的口號,多年來品牌也一直支持藝術發展。在M+視覺文化博物館2樓希克展廳展出的「M+希克藏品:從大革命到全球化」便由Hublot贊助,按時序回顧1970年代至2000年代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品牌亦全力支持由M+主辦的首屆希克獎及「希克中國藝術研究資助計劃」,開放予在大中華地區出生或工作的藝術家參加,向國際推廣他們的傑出創作。(圖8)

● 查詢:Hublot 2703 1808

文:張曉冬

編輯:陳淑安

美術:謝偉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