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uzz:重現1950芳華絕代 希臘文化融入時尚

文章日期:2021年12月16日

【明報專訊】因為電影《梅艷芳》而重溫其昔日歌曲,當中她與張國榮合唱《芳華絕代》的歌詞中,提及伊莉莎伯(伊莉莎伯泰萊)、夢露(瑪麗蓮夢露)、羅蘭(蘇菲亞羅蘭)及芭鐸(碧姫芭鐸)等1950年代荷李活女星的名字。似乎在很多人心目中,1950年代歐美電影、時尚圈女性的艷麗奢華包裝,都帶一種美艷不可方物,只宜遠觀不可近褻。Dior一幀攝於1951年,以希臘巴特農神殿為背景的時裝照,便完美演繹何謂芳華絕代,品牌創意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亦因此受到重大啟發。

攝影師兼記者Jean-Pierre Pedrazzini於1951年為Dior的高訂系列拍攝造型照,這張取景於希臘雅典巴特農神殿的照片裏,模特兒有如眾神下凡般站在神殿前,令原本已經優雅驚艷的高級訂製服更上一層樓。照片固然捕捉了一個「芳華絕代」的畫面,令人神馳,而且還清晰地表達了Mr. Dior對藝術的熱愛,以及他借助宏偉神殿將時尚與藝術融為一體的願景。

呼應70年前創作

Dior的現任創意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於品牌檔案館中找到這幅珍藏,因而啟發了Dior 2022度假系列的創作靈感,選擇曾為古希臘健兒競技之用的泛雅典運動場舉辦時裝展。品牌還通過與希臘文化部,和一些考古遺址的負責人合作,並獲得特別許可,讓他們在巴特農神殿拍攝系列造型照。操刀正是著名攝影師Ria Mort,其作品與Jean-Pierre Pedrazzini攝於1951年的舊作遙遙呼應。Maria Grazia Chiuri分享感想:「藝術和時尚的願景是互補的。在拍攝造型照時我們感到與傳統和諧地呼應着,並意識到一種共同的價值觀。」她認為:「Ria Mort拍攝的照片,其力量在於主體的絕對性質。背景是作為建築設計根源的神殿,還有直視鏡頭的模特兒,穿上結合過去和未來、激情和實驗的服裝,要訴說的故事已毫無隱藏地流露在照片之上。」

與希臘工藝師交流

至於她所指結合過去和未來的Dior 2022年度假系列,其設計結集了希臘深厚的文化和美學根源,並與希臘當地的工藝師深度交流。例如希臘裁縫和刺繡師Aristeidis Tzonevrakis以他獨特的刺繡結構,為系列中的一件外套及Dior Book Tote手袋添上裝飾;Silk Line是一家位於Soufli的工廠,Soufli這小鎮以擁有數百年歷史的絲綢工業而聞名,Silk Line使用提花織機延續了傳統希臘絲綢編織技術,這種祖傳技藝編織成系列中Dior的標誌圖案如條紋和千鳥格;至於希臘標誌的水手帽,則由成立於1936年的製造商Atelier Tsalavoutas負責,將古老的工藝與創新的設計相結合。

希臘藝術家Christiana Soulou從神話中揀選及繪畫了7個關鍵女性人物,包括Arachne、Ariadne和Penelope,成為系列的其中一個設計圖案,而為了保留草圖的精妙之處,還開發了一種特定的提花技術,使用絲線經紗和手工剪裁而成。

經常與Maria Grazia Chiuri合作的意大利藝術家Pietro Ruffo,則重新詮釋希臘花瓶上的運動員圖像,並以鮮艷淳厚的希臘藍色呈現。Pietro Ruffo亦重新設計了Dior之星圖案,這個品牌的護身符圖案,成為極具象徵意義的全新印花,以多種變化形式呈現於系列的運動衣飾之上。此外,Dior這個度假系列除了大量以女神長袍(peplos,一種古希臘女性的典型服飾)為靈感衣飾外,還有不少運動元素衣飾,以貼合系列探討身體和行動自由的聯繫,以及希臘奧林匹克的運動主題。

時裝展的舉辦地點泛雅典運動場,也被稱為 Kallimármaro,在古代曾舉行過紀念雅典娜女神的比賽。它可容納達70,000名觀眾,如今已成為所有雅典人的運動場,是希臘首都文化生活不可或缺的特徵。運動場由Pentelic大理石建造,被埋葬了幾個世紀後,在19世紀下半葉才修復。Dior特意與希臘考古學家合作,確保遺址在時裝展舉行期間得到完善的保護,以示對這座宏偉的古建築的尊重。時裝展邀請了希臘音樂家Ioanna Gika表演,朗誦古希臘詩句及演唱,加上時裝展於完結前大放煙花,表演的盛大規模絕不下於奧運的開幕或閉幕典禮。

查詢:Dior 2524 8277(置地廣場店)

文:溫兆明

編輯:陳淑安

facebook @明報副刊

Instagram @mp_lifeandstyle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