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械腕表創新設計 追針與兩地時間巧妙結合

文章日期:2022年07月13日

【明報專訊】不少人都知道瑞士是鐘表大國,腕表品牌數量眾多,單是參加Watches & Wonders表展的高級製表品牌便有約40個。而機械表的精髓源自傳統機芯技術,所以各個品牌製作的表款在功能上不會有太大分別,要在功能上創新一點不易。Parmigiani今年卻推出了一枚概念簡單卻又全球首創的設計,將計時功能中的追針設計和兩地時間指示結合成「追針兩地時」功能,別具心思。

在傳統機械製表,追針功能通常應用於複雜的追針計時表中,腕表會設有兩枚重疊的計時秒針,當啟動計時,兩枚指針會同時移動,按下追針按鈕後,其中一枚計時指針會繼續計時,另一枚指針(即追針)則會停下來指示當下時間,再按一下追針按鈕,追針便會即時追回第一枚指針,再次與它同步走動,直至按停計時功能為止。這也是「追針」名字的意思,方便用家計算一連串運動的時間。

兩針分開再重疊 寓意疫後重新見面

Parmigiani在Tonda PF系列追針兩地時腕表中,將複雜的「追針」功能移植到常見的兩地時間功能。表盤上設有重疊時針,分別以鍍銠黃金(呈銀色)和玫瑰金材質製成。當按下位於表殼8時位置、呼應水滴形表耳的按鈕,上方負責顯示當地時間的鍍銠黃金時針(追針時針)便會向前跳動1小時,下方的玫瑰金指針便會外露,顯示佩戴者的原居地時間。當用家不需要顯示第二時區,則可按下設於表冠中央位置的玫瑰金按鈕,將鍍銠時針飛返至玫瑰金時針上方,運作原理與追針計時中的追針秒針相同。

品牌CEO Guido Terreni說:「疫情以來,我們一直夢想可以回到以往旅行的日子,於是構思一枚有兩地時間功能的腕表,同時突出 Parmigiani的特色:複雜但低調,簡單而優雅的設計。我們認為,腕表留在家中的時候,看起來應該像一枚簡單的時分針腕表,於是有了追針兩地時腕表的想法。當旅程完結回到家,不需扭動表冠,只需按一下,眨眼之間兩枚指針便合二為一。在製表歷史上,沒有人想到將追針功能應用到計時功能以外,我們卻將它用在創新的設計中。我們相信傳統機械腕表,仍然有很多未做過的設計和可能。」

此表的飛返功能還有一個有趣設定。一般追針的飛返方向為順時針,但在這枚腕表中,追針時針會以最短路徑飛返。即假設玫瑰金時針現時指向12時,如追針時針現時指向1時至5時之間,追針會作逆時針飛返;如追針時針現時位於6時至11時之間,追針則會順時針飛返。製表師通過整合複雜的機械裝置,實現最短路徑飛返功能,背後有讓大家盡快回家的意思,帶幽默趣味。腕表原名為GMT Rattrapante,rattrapante是追針功能的法文,英文可譯成catch up,再翻成中文即有跟上來、見面聚聚的意思,也有疫情穩定下來後,大家重新見面的意思。Guido認為:「疫情是一個加速劑,令鐘表界變化。近年大眾更集中留意一些主流腕表,但同時間也令很多鐘表愛好者找尋符合個人口味、創意的品牌,這也是為什麼愈來愈多獨立品牌冒起的原因。」

鏤空設計 手工倒角打磨

除了追針兩地時腕表,Tonda PF系列另有鏤空腕表新作。直徑40毫米的鏤空腕表分別有玫瑰金和精鋼兩個款式,工匠不僅巧妙展現機芯的核心零件與精密結構,還呈現整體設計的平衡美學。石墨色鏤空表盤交替採用噴砂和緞面拉絲工藝處理。鏤空設計讓光線照進PF777機芯內部,每個零件均經手工倒角打磨。發條盒採用鏤空設計,展現主發條的收縮和舒張,翻到透明藍寶石水晶玻璃表背一面,則有為腕表自動上鏈的22K玫瑰金擺陀。腕表同樣採用系列的滾花表圈和水滴形表耳等標誌元素,滾花表圈低調不張揚,但極具視覺細節,令人易於識別,水滴形表耳則有延長表殼的效果。

兩款計時表 配大日曆或年曆功能

至於Tonda GT 系列,今年提供配備計時和大日曆顯示功能的玫瑰金表款,和配備計時和年曆功能的精鋼表款,各有量子灰和石榴紅兩種配色。備計時和大日曆功能的玫瑰金款採用直徑42毫米的玫瑰金表殼,配銀色三角飾釘璣鏤飾紋表盤,搭載5赫茲自動上鏈計時機芯,計時功能以配色小表盤顯示。機芯提供長達65小時動力儲存,由131個零件組成,配備噴砂處理22K金質擺陀和導柱輪,腕表可以1/10秒的精準度作長達12小時的計時。

以年曆功能為特色的精鋼款計時表,直徑同樣為42毫米,表盤12時位置設有大日曆雙視窗。搭載品牌自製自動上鏈計時機芯,振頻為4赫茲。機芯由443個部件組成,其年曆功能可輕鬆調校,設置妥當後,腕表日期會隨着各個月份過渡自動調整日期,直到每年的2月28日。只有在非閏年,佩戴者才需要手動將日期從2月29日調整為3月1日,方便實用。

查詢:2736 6698(太子)

文:張曉冬

編輯:陳淑安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Watch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