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s fashion week Special:2024春夏男裝周 改變固有形象 品牌潮人主帥贏盡焦點

文章日期:2023年07月06日

【明報專訊】當下的時尚界是講求創意還是話題?抑或名人效應更遠勝一切?2024春夏男裝周上場,各大品牌的主帥努力改變男裝固有形象,當中亦有不少「爆款」的設計,不過無論如何發揮創意,或許也不及Pharrell Williams為Louis Vuitton首個操刀的男裝系列般,能贏盡全世界的焦點。

Louis Vuitton前任男裝創意總監Virgil Abloh離世後,職位懸空了一段長時間。畢竟他成功將街頭及hip hop文化帶進高級時裝領域,迎合了當下消費群眾的口味與需要。在品牌的角度,自然無意改變這個方向,但由誰來繼任?坊間曾經屬意的「大熱人選」就有Kanye West(Ye),他既是Virgil的生前好友,深明對方的創作方針與意念;又是hip hop天王,流着濃厚的音樂與街頭時尚文化血脈,再加上他的時尚觸覺與造詣,若由他延續好友的夢想,極有機會把品牌男裝推向另一高峰。奈何爆出White Lives Matter風波,在當下講求政治正確的時尚圈,他變成了一個犯眾憎的「壞人」,與他劃清界線者比比皆是,在超級品牌的角度,當然不會把Ye作考慮之列。LV最終找來條件「近似」甚至更好的人選,不但形象正面得多,又擁有討好外表的 Pharrell Williams,坐上創意總監的寶座。

音樂潮人icon形象「煞食」

Pharrell Williams集rapper、創作歌手、唱片監製於一身,創作過無數紅遍全球的流行曲,亦曾11次獲得格林美獎,音樂才華毋庸置疑,但他最「煞食」的地方,是其潮人icon形象。除了音樂人身分,Pharrell還是潮流指標,與日本潮流鼻祖A Bathing Ape創辦人Nigo非常友好,一起創辦潮牌Billionaire Boys Club和ICECREAM,將hip hop文化變成商機,兼更廣泛推向亞洲市場。現年50歲的他,不但樣子未顯老態,並保持纖瘦身形,幾乎每一個衣著造型都極為charming,廣受不同年齡層的男女歡迎,在潮流界的影響力舉足輕重。自LV公布他成為新任男裝創意總監,即使他操刀的新作還未正式曝光,已引起整個潮流文化及時尚界的哄動。品牌更一改以往慣常在巴黎男裝周最後一天舉行的慣例,擇日在開幕當天率先登場,好讓話題聲勢能延續整月。在時裝騷舉行的當晚,更有業界稱Pharrell聲勢彷彿響遍整個巴黎!

強調黑人hip hop衣著風格

Louis Vuitton 2024春夏男裝系列於巴黎「新橋」(Pont Neuf )面世,說是一場時裝騷,其實更像一個Pharrell擔任「主人家」的私人大型派對,廣邀一眾brothers and sisters參與其中,巨星座上客包括Beyoncé、Jay-Z、Rihanna、Naomi Campbell、Kim Kardashian等,不過一如所料,與他分屬好友、互相影響的Ye,卻未被邀請;至於騷場上的模特兒陣容,亦傾向選擇讓有色人種演繹多數的key looks,例如是那兩套印有The Louis Vuitton Lovers Presents字樣的外套造型,強調源於美國黑人次文化的hip hop衣著風格,亦傳承了前人Virgil Abloh的創作方向。

Pharrell把系列的主題定為太陽,象徵希望與生命力的起源,同時也代表治癒、團結與愛的能量。另外,Pharrell表示當他得知被任命品牌男裝創意總監的一刻,感覺就像陽光照耀在自己身上,感恩自己有機會得到如此重任。事實上,作為一個擁有時尚品味,但未接受正規時尚設計課程的人而言,Pharrell即使戴着創意總監的光環,卻未有因而變得自大。時裝騷結尾,他讓LV的創作團隊與工匠一同謝幕,並向他們雙手合十致謝,既尊重幕後功臣又謙虛,這亦是他形象討好之處。

Pharrell作為音樂圈其中一個最懂穿衣的人,他的個人穿衣風格明顯是系列的靈感來源;從短身外套、短褲,以至配飾細節,均是「Pharrell式」的打扮,顯然運用品牌的經典語彙演繹個人品味。對於時尚迷而言,服飾看起來當然精緻時尚,卻又未算驚世難忘,期待他下季能帶來突破。但無論如何,在fans和品牌管理層眼中,LV男裝創意總監一職Pharrell實在當之無愧。●

■Valentino

綻放浪漫與生命力花朵

睽違3年,經歷過去數季男女裝合併形式的時裝騷後,Valentino不但再次加入男裝時裝周行列,還回到品牌創辦人Valentino Garavani於1985年首度舉行男裝騷的米蘭,甚具象徵意義。創意總監Pierpaolo Piccioli將系列命名為The Narratives,並以日裔美籍作家柳原漢雅的作品《渺小一生》為靈感。 Pierpaolo Piccioli以日本的文藝風格注入服飾設計,從日式金繼工藝(Kintsugi)取材,把象徵浪漫與生命力的花朵以各種不同姿態呈現在系列中,當中既有大片印花、刺繡,甚至以花朵點綴襯衫領口,打破男裝固有的硬朗形象。擅長色彩運用的他,把品牌經典Valentino紅、Pink PP熒光粉紅,以及飽和的藍與綠色應用在西裝造型中,配以美妙花卉圖案,綻放迷人的夏日氣息。

隨着品牌近年將重心傾向投放於新生代市場,品牌亦與日本國民品牌Porter合作設計袋款(圖e),在其以防水耐用輕巧聞名的尼龍面料配上Valentino標誌,帶來包括公事包、手提包,以及品牌標誌V字logo飾扣的袋款等,帶來低調奢華的設計。●

■Loewe

超現實奇裝顯創意

Loewe在騷場擺放的裝置藝術,總呼應着新一季的服飾設計。2024春夏男裝騷場擺放了美國藝術家Lynda Benglis的巨型噴泉雕塑作品,其挑戰傳統雕塑藝術形態的創作概念,讓人思考感官和比例之間的關係。創意總監Jonathan Anderson來季翻轉既有的服裝樣貌,創造出獨特的線條輪廓。他把腰線設計拉長,重複出現在牛仔褲、工裝褲和西褲上,突顯模特兒修長雙腿;又將針織外套的結構移位,塑造出新穎輪廓;並在Polo衫、條紋襯衫、牛仔褲等基本款式單品的表面,綴飾如濾網般的水鑽,展示出日常裝束的無限創意與可能。一如既往,Jonathan Anderson的設計總不乏天馬行空的創意,模特兒穿上猶如枕頭套造型的方形布匹,原來是一件引人遐想的露背上衣,他的奇想當然可不止於此,當中還加入了細長的大頭針固定布料,激發無限想像。另外亦有寬鬆利落的皮革連身衣,一次串起上衣、長褲與鞋子,種種超現實怪奇裝束,再度展現出Jonathan Anderson的創意功力。●

■Fendi

工匠造型現身 打響頭陣

每件精緻皮具得以誕生,均經過工匠的精雕細琢。以皮草皮革生意起家的Fendi,當然懂得重視這班幕後精英。家族第3代當家,兼品牌配飾及男裝藝術總監Silvia Venturini Fendi,透過來季男裝系列向一班工匠致敬。時裝騷移師到佛羅倫斯郊外Capannuccia新落成的Fendi Factory皮件工廠舉行,並以工匠日常的「工作服」為靈感,把圍裙、工具腰帶變成造型的重點裝飾。呼應季度主題,時裝騷由數位以工匠造型現身的男模打響頭陣,他們的衣領上掛着捲尺,或穿上牛仔工裝圍裙,或腰間佩戴FF logo的工具腰帶,掛滿工匠所需的各種工具。配飾方面,Silvia Venturini Fendi帶來了不少趣味設計,像是紙箱手提包、FF logo 編織籃,還有咖啡外賣袋。系列另一焦點是品牌與日本著名建築師隈研吾的合作,從古老的手工做紙技術出發,把品牌經典的Peekaboo、Baguette Soft Trunk袋款,換上採用Waranshi和紙、編織竹子、白樺樹皮等材料製作,讓意式做工糅合日本傳統手工藝。●

■Dior

男裝流露女裝布藝傳統

Kim Jones轉眼任Dior男裝藝術總監已5年,能夠穩坐高位多時,當然力證其方方面面的實力,其中之一就是他能融合前人的傳奇與自身的經歷,創造推陳出新的時尚風格。

來季正是Kim Jones在Dior的5周年系列及時裝騷,他從品牌歷任設計師尋找靈感,如Christian Dior本人鍾愛的Cannage藤格紋、Yves Saint Laurent的款式廓形、Gianfranco Ferré的刺繡、以及Marc Bohan設計的質感,結合前人成果與流行經典元素,呈現傳統和叛逆的結合體。傳統陽剛男裝結合女性柔美,英國的剪裁傳統和物料與高級時裝tailleur(套裝)迸發火花,在男裝中流露女裝的布藝傳統。精緻的刺繡、提花圖案及斜紋軟呢,令基本男裝如哈靈頓外套(Harrington jacket)、Polo恤、圓領及開胸上衣等變得高端時尚。配飾焦點落在一系列色彩繽紛和裝飾風格極強的冷帽,以及斜紋軟呢面料的Saddle馬鞍袋之上。另外為塑造新舊相融的震撼感覺,開騷時系列的51個造型皆從地板同時升起(圖k),讓時裝騷頓時添加型格的未來感。●

■Prada

「流動」概念挑戰僵化剪裁

Prada的2024春夏季男裝以Fluid Form為系列主題,是Miuccia Prada和Raf Simons探討人體周遭流動的事物,並透過服裝主張身體的絕對自由,以「流動」概念挑戰僵化剪裁的傳統時裝語言。

系列以襯衫為起點,以其結構和細節為基礎,改造成整個系列的西裝、雨衣、運動服和多袋背心外套等。整體廓形以倒三角為主,誇張的肩線向內伸延至腰部,再襯以褲管略闊的短褲,闊褲管令短褲的版型看似短裙,卻不覺造型太女性化,焦點反而落在廓形邊線的流動。一如既往,Prada的時裝騷場由荷蘭設計工作室AMO負責,AMO把Fondazione Prada其中一個場館改裝成一個冷冰冰的銀色鋁製空間,模特兒出場不久,就有黏液從天花板上掉落,形成一幅幅的液體牆,據說在5至6分鐘的時裝騷用上3000公斤的黏液,這個奇異的流體形式效果,亦完美呼應了系列主題Fluid Form。●

■Saint Laurent

斜膊露肩 逾越性別規範

Each man kills the thing he loves. 是出自愛爾蘭詩人王爾德(Oscar Wilde)的詩The Ballad of Reading Gaol。Saint Laurent的創意總監 Anthony Vaccarello,便以此句矛盾但淒美的詩句為2024春夏系列的主題。

設計繼續以自由奔放的手法,融會時裝傳統的二元性別元素,在多個季度系列的不斷蛻變後,來季已逾越了性別的規範。整個系列造型均以利落線條、輕巧結構和材質組成,西裝的闊膊剪裁及收身長褲,令造型呈誇張的倒三角廓形,纖瘦的模特兒展現出嫵媚的姿態,猶如創辦人聖羅蘭經典Le Smoking(吸煙裝)的男裝版。西裝造型內襯輕盈的綢緞背心,部分造型上身則只獨立穿上背心,其闊領口低至腹部位置,感覺變得更嫵媚纖弱。另有更多女性化的上身,如露肩的交叉領、斜膊露單肩、一字膊、領位留有拖地長絲巾的上衣,還有時而出現的波點、豹紋和透視縐褶上衣等,簡單襯以黑色收身長褲已經美得可以。時裝騷選址於德國柏林的新國家美術館(Neue Nationalgalerie),這座現代主義建築以玻璃和鋼材為主要物料,巨大的場地一邊是落地玻璃,觀眾座位若面向室外,模特兒在背光的情况下只看到剪影,似乎更能呈現那種雌雄莫辨的含糊之美。●

文:劉詩言 / 溫兆明

編輯:陳淑安

facebook @明報副刊

Instagram @mp_lifeandstyle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Men Matters]

相關字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