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例子﹕瑞典——上門送餐修繕

文章日期:2015年06月08日

【明報專訊】瑞典人口老齡化嚴峻,預計2030年當地65歲人口會增至23%,瑞典因此投放大量資源在長者政策上。94%瑞典銀髮族選擇在家安老,但當中只有2%與子女同住,所以政府提供各類服務,例如上門送餐,亦會派人到長者家中修繕,建立無障礙環境。服務收費按服務範疇及長者的收入來定,當局在2011年設定每名長者每個月只需最多繳交約1600港元,便可享受各類服務。當地亦設有年金制度保障長者生活。2012年,每名銀齡人士平均每月可享有11,428瑞典克朗(約10,700港元)的年金。長者亦可額外申請住房補貼,以維持退休後一定水平的生活品質。

‧日本——自選看護服務

日本於2000年實施介護保險制度。政府負責一半保險費,其餘一半則由受保人(主要為65歲長者)以扣減年金的方式繳交。介護(即看護)服務主要交由社福機構負責。受保人只需自行負擔介護服務10%的開支,便可自由選擇適合自己的服務。每個申請的長者均可選擇自行安排服務或交由一名個案經理(Care Manager)負責跟進。個案經理會依長者意願,免費訂立服務計劃及選擇服務提供者,3個月後再評估。

日本長者服務亦以彈性靈活見稱。當地流行「小規模多機能型居宅介護」,以日間護理中心為基礎,提供整合照護服務。長者離開日間護理中心後,回到家中仍可享用到府服務,例如送餐等。若家人外出過夜,沒人照顧的長者亦可回到熟悉的中心短宿,為長者及其家人提供彈性多元服務。

‧荷蘭——全球首建失智村

位於荷蘭韋斯普(Weesp)的霍格威(De Hogeweyk),為全球第一座失智村。全村150多個居民都是嚴重認知障礙症病人。村中生活功能一應俱全,一如真實社區。居民可維持往日的生活習慣,例如到超市購物、理髮等。為了讓居民得到更好的照顧,超市收銀員、咖啡店服務生等均是專業認知障礙症照護人員﹐照護員跟居民的比例大約是二比一。傳統的療養中心傾向讓認知障礙症病患活在狹小的空間裏,活動時間短暫,這讓大腦缺乏刺激,病情惡化得更快;霍格威村的概念就是設法讓患者生活在正常環境,藉此幫助他們多活動大腦,減慢退化速度。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