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解第一步:承認自己錯了吧

文章日期:2019年08月26日

【明報專訊】那年夏天,那個媽媽帶着讀初中的女兒來見我……

如果父母有勇氣承認自己言行上的失誤和不足,踏出和解的第一步,對於孩子學習面對自己的錯失有正面示範作用,也是扭轉惡劣關係的重要一步。只有這樣,緊張的關係才會有出路。

願香港的當權者明白這個故事中的智慧。

8月12日凌晨,看過電視新聞,心裏很沉重,徹夜難眠,腦海中有很多問號。躺在牀上已是凌晨2時,電話閃過不停,是一連串的信息,是我的一個醫護界朋友。信息不尋常,我放心不下,回過電話給她。接通了,哭聲不絕,她說不到一句話……最後,待她喘定了,聆聽她的失望,她的恐懼,心很痛很痛。

她是兩個幼兒的媽媽,十分關心孩子的成長。她說她很恐懼,很徬徨,看不到將來,看不到希望,擔心孩子的將來……她說香港已不再是她熟悉的香港,以往教導孩子的道理,彷彿在這個突然變成「真假難辨,是非不分」的社會中不再適用。聽着她訴說她心中很多很多的擔憂……然後她問我,以後還可以怎樣教導孩子?我靜思了一會,吸了口氣,感覺十分沉重……

那一刻,我記起這個故事。

高壓媽vs.倔強女 大家都輸了

那一年的夏天,那個媽媽帶着讀初中的女兒來見我。女兒是個成績優異的學生,在學校裏她是充滿自信的領袖生,沒有人看得出她不快樂。第一次見她,印象深刻,是個臉上帶着幾分倔強的女孩。跟她傾談,發覺她思路清晰,分析和邏輯思維很強。她那份自信和堅定,我仍然記憶猶新。

可能是因為她自小已有很強的獨立思考能力,所以從小學開始,已不認同媽媽的高壓式教導方法。媽媽是個成功的職業女性,主觀想法很強,對人對己也要求很高。對於表現已很優秀的女兒,仍然認為她有很多改善空間。例如媽媽要求她每次練琴必須要達到「她認為的水平」,否則要從頭再練。就算身體不適或要應付考試,也不是「暫停練習的理由」。女兒跟同學聚會,媽媽要求她寫下所有參加的同學的姓名電話,然後會打電話給她的同學,以「確定」女兒的行蹤,令女兒十分尷尬。另外,還以「關心」女兒會否接收了不良資訊為理由,要求登入女兒的社交媒體。

女兒試過跟媽媽解釋、講道理、爭辯,甚至試過有激烈的反抗和衝突,但最後只會換來更壞的後果——高壓式懲罰。例如命令她站着並用雙手舉起重重的書本,直至媽媽同意才可以放下。有時就會用「經濟封鎖」,務求令女兒屈服就範。女兒不認為自己有錯,即使雙臂痠軟或要節衣縮食,也不肯妥協和道歉,媽媽卻有「恨鐵不成鋼」的感覺。結果母女兩人僵持不下,衝突愈來愈多,最後互不瞅睬。母親哭訴自己的苦心不被理解,女兒卻說感受不到母親無條件的愛和關懷……

「贏咗場交,輸咗頭家」,最後大家都是輸家,值得嗎?

嚴懲是破壞關係的根源

爭執衝突,通常都是源於雙方各自堅持己見,不肯妥協退讓。結果,手握權力的一方,會傾向使用高壓的方法令較弱的一方就範,即使當下好像取得表面勝利,但往往後患無窮。畢竟,這不是一個令孩子心悅誠服的妥協。用體罰來管教孩子的父母,往往犯了這個錯誤,就是以為嚴厲的懲罰可以令孩子聽話,但其實是破壞關係的根源。

放下執著 尋求寬恕

很多家長在孩子年幼時都十分着重品格培育。孩子對道德概念的理解,大都是從父母師長的言教和身教中學習得來。在街上不難見到家長提醒孩子做錯事之後要立刻道歉。孩子最容易模仿父母的言談行為。所以如果父母堅持不妥協、堅持不和解,孩子也只會學習到堅持倔強的性格。

父母也是人,也會有犯錯的時候,上述那名媽媽雖然認為為人父母需要教導孩子追求完美,但是她的做法卻令孩子心靈受創。「遇強愈強,以暴制暴」,孩子在反抗母親的同時,也做出了很多傷害母親的行為。所以,要走出關係困局的第一步,就是要其中一方願意放下自己的執著,為自己在溝通過程中的失誤,尋求和解與寬恕。寬恕是需要勇氣去示範和學習,如果父母能夠有勇氣承認自己在言行上的失誤和不足,踏出和解的第一步,對於孩子學習面對自己的錯失有正面示範作用,也是扭轉惡劣關係的重要一步。只有這樣,緊張的關係才會有出路。

後記——真誠對話解開死結

最後一次見她們是女兒升中四的那年夏天,媽媽牽着女兒的手一起來。媽媽告訴我她和女兒有過一次真誠的對話,為自己過於嚴厲的管教方法令女兒難受而向她道歉,女兒也為自己的倔強令母親生氣道歉。二人的緊張關係隨着各自的放下得以紓緩。真誠的道歉,包容和接納,才是令關係改善的良方。

跟我這位醫護界朋友說過這個「故事」後,她的情緒平復了很多,說:「願香港的當權者也明白這個故事中的智慧。」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