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整心態 與伴侶「性溝通」 殘疾病患無阻性滿足

文章日期:2019年10月21日

【明報專訊】「一個痙攣的身體怎可以突然變得柔軟?」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2016年赴荷蘭考察,訪問一名外國女士談及與殘疾者的性經驗時,驚訝儘管殘疾人士有身體缺陷,一樣可以享受性事,形容「這是magic」。

長期病患者及殘疾人士遇上不少性問題,如勃起困難、性高潮障礙等。性治療師表示,只要調整心態,做好預備工夫,疾病殘缺亦無阻性滿足,可以與伴侶享受magic。

根據政府2013年的統計,全港共有57萬名殘疾人士,如身體能力受限制、視覺障礙等。統計又選定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膽固醇過高及白內障為長期病患組別,計算出全港共有約137萬名長期病患者,佔當時總人口近兩成。以人數計絕非少數,但觸及他們的性健康議題時,社會聲音卻少之有少。

糖尿 癌症 皆可引致障礙

不少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受生理因素影響,較難達到性滿足。東華學院醫療及健康科學學院院長、認可性治療師邱貴生,以先天失明人士為例,他們自小失去視覺,缺少感官刺激,較難產生性興奮,「從小到大都沒有性畫面,除非有人主動撫摸他們,否則難以勾起性興奮的感覺」。至於長期病患者,邱舉例糖尿病患者的抵抗力及血液循環變差,引致性器官容易發炎,甚至出現勃起困難,影響性交。

部分癌症及脊髓神經線受損患者同樣面對性問題。醫管局社區復康中心高級職業治療師、認可性治療師王志鵬補充,部分前列腺癌患者接受前列腺切除手術後,陰莖神經受損,影響勃起功能;而脊椎神經受損者的受傷位置會成為「分水嶺」,受傷部位以下位置失去感官感覺,部分個案只有口唇及乳房能保留感官感覺。

但王志鵬亦觀察到,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不少性問題也源於心理因素。他引用2015年的美國研究指,部分患癌女士接受子宮切除手術前,與醫護人員溝通不足,誤以為子宮遭切除後會大幅影響性生活,「子宮本身不是直接產生性興奮的地方,應是陰核、陰道、乳房或嘴唇,但這手術影響女士的自我形象,造成心理影響」。

性觀念偏差 「要受照顧如何性愛?」

王志鵬指出,另一常見現象為殘疾人士的伴侶身兼照顧者角色,當二人處於「照顧與被照顧」的關係愈久,愈難展開性生活,這源於性觀念偏差,「以男士為例,部分人傳統地認為性是男士欺負女士的行為,當自己成為殘疾人士時,便會自問:『我還好意思要求太太為我提供性服務嗎?』換個角度,如果殘疾人士為女性,她也可能會想:「我已經不美、走樣,為何伴侶還要我?』」

面對以上種種情况,王志鵬表示在性治療過程中,治療師會與患者及其伴侶一同面談,讓患者嘗試與伴侶「性溝通」,了解對方如何達到性滿足,「在不少個案中,女士會說如果要達到性滿足,最重要是丈夫不發脾氣,繼續愛惜及哄自己,別自暴自棄等……」。他補充,溝通過程中可讓雙方明白,即使自己有性功能障礙,亦不代表與伴侶失去性滿足。

探索親密方式 抱下吻下都可滿足

邱貴生舉出一真實個案,一名50多歲男士因中風而半身癱瘓,患病半年後,希望與太太重拾性生活,遂向性治療師求助。性治療師先詢問患者有否出現勃起功能障礙,如能否晨勃、自瀆情况等。如患者的勃起功能正常,伴侶需採取更主動的角色,改以口交或手交等性交方式;如果個案有勃起功能障礙,患者應與伴侶多溝通,探索其他親密方式,「別因身體限制而停止親密,其實抱下吻下都可以好滿足。最重要是雙方溝通」。

文:鄧安琪

編輯:林曉慧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