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飛機識揀位 廁所附近最毒

文章日期:2020年03月23日

【明報專訊】新冠病毒蔓延海外,留學生紛紛回港避疫。惟機艙狹窄,憂慮成為播毒高危點。乘客各出其謀,保護衣、眼罩及口罩「全副武裝」,甚至全程不吃不喝、不上廁所。

2003年SARS爆發時,一名旅客在飛機上傳染了22人,最終5人死亡。究竟搭飛機存有多大感染風險?專家有什麼防疫貼士?

當年SARS,一班由香港飛往北京的航班上,發生了同機連環確診個案,22名乘客被源頭病人感染。2003年醫學期刊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文獻顯示,當感染者搭飛機時已出現徵狀,SARS可能會在飛機上傳播。研究追蹤了這22名乘客飛行前後的行程及所接觸的人,排除了他們從其他途徑受感染的可能;再詳細記述了源頭病人與其餘22人的座位,其中8人與源頭病人坐同排或前三排座位,其餘則散落在其他位置。研究指出,受感染者大多坐在源頭病人前面,估計因咳嗽飛沫和氣霧傳播,大粒飛沫落在0.9米內,小飛沫則隨氣霧傳播。

難道搭飛機特別高危?

機艙濾網與手術室同級

香港理工大學屋宇設備工程學系講座教授(屋宇環境及能源)牛建磊表示,由於上述研究未能提供該飛機的環控通風是否正常,還有香港登機後及北京着陸後,在地面等待時間等因素,「不能籠統的說,一般飛行傳播風險都這麼高」。

不少人以為機艙密閉,病菌可長時間逗留。牛建磊卻指出,飛機傳播風險較普通樓宇低,原因與換氣率有關——飛機的過濾系統採用高效濾網(HEPA),大約每小時換氣20次,即每2、3分鐘就會換一次機艙空氣,通風量較一般樓宇建築高。HEPA過濾器不但用於客機,也應用在醫院手術室。根據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資料,HEPA過濾器能至少過濾空氣中99.97%直徑不小於0.3微米的粒子。一般飛沫大小約10微米,新型冠狀病毒粒子則約0.1微米。

空氣機艙頂入 座位下排走

英國機械工程師學會院士、機械工程師盧覺強補充,機上採垂直通風系統,空氣上下流動。空氣由機艙頂部進入,再往座位下的排氣口排走。部分空氣經由HEPA過濾器過濾再循環回到機艙,其餘則抽出機外。「在3萬多呎的高空飛行,空氣愈高愈清新。」所以相比巴士車廂,機艙裏的空氣更加乾淨。他建議,疫情下為安全起見,最好每班航機都更換濾網。

飛機廁所真空排污 更易播毒

飛機洗手間被視為另一個高危播毒地點,有人建議即使坐10多小時的長途機,都要死忍不上廁。洗手間傳播風險高,原來與氣霧(氣溶膠)傳播有關。牛建磊表示,氣溶膠的來源有多種途徑,例如說話、咳嗽、打噴嚏或擤鼻涕時,都會產生飛沫,其中部分水分會蒸發,剩餘的可以叫做飛沫殘骸,也屬於氣溶膠。除了咳嗽、打噴嚏,由於機艙使用真空廁所系統排污,冲廁時產生附加氣流,會比一般家用馬桶產生更多氣溶膠;載有病毒的氣溶膠在空氣中懸浮,吸入體內會受感染。儘管通風系統可減低空氣中的病毒氣溶膠數量,但機艙內通風量不足以使傳播風險降至零。

忌直接接觸廁所設施

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曾祈殷同指,洗手間屬高危地點,一旦帶菌者沒有蓋上廁板冲廁,含病毒的排泄物水分粒子經冲廁壓力,形成體積較一般飛沫細小的氣溶膠,不但在空氣懸浮,更會黏附在水龍頭、門柄等設施,造成接觸傳播。建議上廁所時務必戴口罩,盡量減低吸入氣溶膠的風險。另外,切忌直接接觸洗手間設施,開門或按下冲廁掣時宜用紙巾隔着,如廁後緊記洗手。

排隊去廁所 中間等一等

盧覺強又補充,由於空氣過濾需時,當一個乘客用廁後,下一人不要馬上接着用廁所。挑選座位時,亦盡量避免坐廁所附近,因為帶有病毒的空氣可從洗手間門縫流出來。

文:李祖怡、鄧安琪

統籌:鄭寶華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