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水痘派對

文章日期:2020年03月30日

【明報專訊】小時候,曾聽過老人家說,家裏有孩子出水痘,不會刻意把他隔離,也不介意他把病毒傳染給其他孩子,甚至有家長會把自家孩子帶來和病童親近親近,增加感染機率。那時的想法是,反正人一生中總要出一次水痘,加上小孩患水痘病情遠比成人輕微,不如讓孩子趁機早點受到感染,以後終生免疫,一勞永逸。

在西方國家,上述的老法子也已經沿用多年,外國人甚至會為家裏出水痘的孩子搞派對,邀請親友鄰里的孩子到家裏分享病毒,達致「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的效果。這類「水痘派對」(pox party),後來更引伸到其他傳染病,例如「流感派對」(flu party)便是一例。

「水痘派對」的目的,是通過自然感染讓孩子獲得免疫能力。這種免疫方法能夠被接受,主要是因為水痘是相對溫和的病症,普遍被認為不會致命,嚴重的併發症也少見。即使如此,自從水痘疫苗在1995年面世之後,父母都寧願讓孩子採用疫苗這個比自然感染更安全的免疫方法,「水痘派對」已經式微。現在還支持「水痘派對」的人,大多是那些死硬派的反疫苗分子。

無免疫力 美洲土著慘况如滅族

事實上,自然感染細菌或病毒引起的傳染病,最終達到「群體免疫」的例子,歷史上有的是,但許多都是過程慘烈,代價不菲。其中較為人熟悉的,是歐洲人在美洲新大陸殖民,給原住民帶來的慘况。

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之前,美洲獨處一隅,遠離歐洲文明,那裏的土著原住民,從來沒有接觸過在歐洲流行的大部分傳染病,例如鼠疫、牛痘、麻疹、水痘、白喉、百日咳、腸熱、結核病等等,對這些疾病完全沒有免疫能力。哥倫布之後,歐洲殖民者大量湧入新大陸,其中不乏隱性帶菌/病毒者,或病情輕微病徵不顯著的病人。他們的到臨,在土著部落引發了多次疫症爆發,不少人因此喪命。許多土著部族的人口都大跌25%至50%。墨西哥的數字更誇張,被歐洲殖民者侵佔後的50年間,人口由2500萬至3000萬人,大幅減少至約300萬人,慘况有若種族滅絕戰。

除了美洲大陸,本來與世隔絕的太平洋島國夏威夷,也不能獨善其身,那裏的原住民也從未接觸過包括麻疹等傳染病。19世紀初,歐美商人把病毒傳播到這樂土,一兩年間,接二連三的麻疹瘟疫,奪去了這島國三分之一居民的性命,殺的人比戰爭還要多。

過去數千年,人類經歷過多次瘟疫的「洗禮」,人命和經濟損失不可計量,最嚴重的可以滅城滅國,甚至滅種滅族。以往,科學不發達,遇有新病毒出現,好像上述美洲新大陸或夏威夷的情况,當地的原住民對歐洲人帶來的新型傳染病,完全沒有免疫力,只得眼睜睜的給細菌或病毒大肆殺戮,直至倖存者有了「群體免疫」,殺戮才停止。到了今天,科學昌明,醫學發達,加上人權高漲,政府有責任動用一切資源保障市民生命安全和健康。所以聽見英國首相和他的高級醫學顧問說會採用不抵抗政策來應對新冠病毒疫症,到六、七成人口受過感染,有了「群體免疫」,便可控制疫情,首相更告訴國民可能家裏有人會感染身亡,要為失去至愛有心理準備,不禁大吃一驚。後來英國衛生當局馬上否認兼「補鑊」,我仍不禁想:是什麼樣的首相,才會說出這樣的話?

文:霍泰輝(兒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