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大國愚民

文章日期:2020年05月04日

【明報專訊】封建時代,教育不普及,讀書上學是上層社會的專利。一般民眾,尤其是務農為生的主要人口,受教育機會微之又微,文盲佔大多數。因為大部分人沒受過教育,愚民充斥成了國患,窒礙國家前進。難怪孫中山先生也說:「我們中國人民受專制者已數千年,近二百六十餘年,又受異種族專制,喪失人格久矣。今日欲回復人格,第一件事須從教育開始。」「學問為立國之本,東西各國之文明皆由學問講來」。是以推翻封建帝制以後,便有不少有志之士,打出「興學救國」、「興學強國」旗號,致力辦學。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國以來,更大力以普及教育,消除文盲為目標。只是中國人口眾多,積習也深,要徹底解決「愚民」問題,至今仍未竟全功。

相比之下,美國是世界上最發達兼富有的強國,執世界經濟和軍事的牛耳,看來國民教育也應相應地先進,和「愚民」一詞應該拉不上關係。可是,自從特朗普當了美國總統之後,這觀念可能要改一改。

特朗普愛說謊,而且經常說謊,又愛說話不算數,明明是自己的錯,卻可以面不紅氣不喘地推諉別人。我在本欄已說過,他是李宗吾的入室弟子,「厚黑學」的專家。本來,世上有特朗普這類人不算奇,因為世上有人格障礙(personality disorder)的人多的是,但奇在這類人可以當選美國總統,單這點已提供了強而有力的「間接證據」(indirect evidence):美國有不少愚民。

蔓延全球的新冠病毒疫症,更令人對美國「刮目相看」。特朗普政府隱瞞、淡化疫情,刻意誤導國民,以為病毒只是平常感冒,令舉國上下對疫症來襲完全沒有準備,直接導致國民大量死亡。特朗普說過抗疫如打仗,他是戰時總司令,如果真的是戰爭,他和他的幕僚這樣延誤、謊報軍情,肯定會被送到軍事法庭審判,但抗疫期間他的民望卻曾一度上升,怎不令人對美國這國家「嘆為觀止」?

抗疫建議愚昧 竟還有人支持

特朗普最新鮮熱辣的神來之筆,肯定是建議把光和熱輸入人體,以及給人體注射殺菌消毒劑來預防或治療新冠病毒感染。有正常思想的人都知道,把光和熱輸入人體企圖殺死病毒,在達到目的之前,很可能已先要了那人的命。至於注射例如「滴露」(Dettol)、「來沙爾」(Lysol)之類的消毒劑,卻讓我想起多年前初出茅廬,喝「滴露」自殺蔚然成風。當事人多是婦女,和丈夫吵架後,要生要死,拿起最就手的家居消毒劑「滴露」便往肚裏灌,丈夫眼見妻子喝了「穿腸毒藥」,有什麼爭拗也只能就範。由於喝進肚子裏的「滴露」通常分量不多,而且當事人很快便被送到醫院,經洗胃後多無大礙。幸好那時還未有特朗普當政,否則那些當事人把注射代替吞曣,肯定「死得人多」。

連40年前香港普通家庭主婦都知道有毒,可以用來自殺的消毒劑,特朗普卻建議試試注射入人體,看看對治療新冠病毒感染是否有效。美國有這麼一個愚昧、無知的總統,已是一奇。還有更奇的,是有部分美國人,尤其是共和黨人,拚命地為他辯護、背書。最新的民意測試,竟然有三成多美國人認為他誠實可信!

看來,強國也有不少愚民。我的一個極度反美的朋友曾說,希望特朗普連任,因為他肯定會拖垮美國。要是特朗普真的拖垮美國,這些愚民會是幫兇。

文:霍泰輝(兒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