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的世界 失衡陷危機 愛從「我們」出發達雙贏

文章日期:2020年05月18日

【明報專訊】每個人都需要被愛,但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去愛人。一段親密關係能否經得起考驗,能否令雙方滿足,正是雙方愛人能力的測試。

什麼是愛的能力?你愛人的能力如何?

■你和伴侶如何相處?

想一想以下情况,你和伴侶是怎樣相處:

1. 你可有和伴侶分享生活近况、內心喜與憂?

2. 你可有關心伴侶生活近况,了解對方所思所想?

3. 你慣於表達對伴侶的關懷和愛意嗎?你在意回應對方的需要嗎?

4. 對方在某些事情上能力比你弱(如決斷力,或資訊科技能力),你會否覺得厭煩、衝口而出貶損對方?還是按捺自己、忍住批評?

5. 二人對事情想法不同,你可有耐性聆聽及認真了解對方想法?還是急於說服對方?又或為免衝突,收起自己?

6. 二人爭拗時,你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會否大發脾氣,說話極端?還是能調節情緒,適可而止?

7. 吵架之後,你如何處理二人關係?會否主動修好或接受修好?還是持續冷戰?

8. 面對分歧,你們最後如何處理?堅持己見,各不相讓?還是能小事容讓、大事協調?

■你會愛人嗎?

以上情况,考驗我們愛人的能力,當中包括:

‧能否打開自己,讓伴侶了解自己內心世界

‧能否易地而處,從伴侶視角理解其想法及感受

‧能否重視自己,敢於表達自己的想法和需要

‧能否重視你所愛的人,願意了解對方,樂於為對方付出

‧能否包容、接納對方的不足,保持尊重

‧能否顧及雙方的需要,致力雙贏

‧能否調節自己高漲的情緒,不做傷害感情的事

‧能否反思檢討,不執著對錯,致力改善二人關係

重視所愛 克服自我中心

看來很不容易吧?

確是,從輔導工作的觀察,愛人能力高低,關乎愛的強度和個人的成熟程度。如果有較成熟的性格,又重視自己所愛的人,我們就比較能克服自我中心,不只是着眼自己認為重要的事,要求對方配合,而是能跳出自己,關注對方的感受和需要,希望對方也能開心而甘願地作出調節。換言之,愛人的能力就是能夠from ME to WE:在關心自己的同時,亦能關心對方,致力滿足雙方的需要。

■個案:女尊男卑 出軌邊緣

弗洛姆在《愛的藝術》一書中指出,成熟的愛,是既能與人融合,又能保有自己;不控制人,也不屈從於人。弗洛姆對愛的觀察和分析十分深刻,讓我記起多年前輔導過的一對夫婦,他們能夠在婚姻危機中學懂成熟的愛。

Sammy和Tomi之前的關係並不對等。Tomi覺得太太在生孩子後脾氣轉差,霸道專橫,和她相處很有壓力。他為了息事寧人,只好忍讓順從;因為長時間感到不受尊重,對太太累積了很多不滿,不想跟她接觸,後來更藉詞加班,推遲回家時間。

Sammy雖然是強勢主導,但這樣的婚姻關係同樣不能令她滿足。她感到權大責重,無所倚靠。她其實也需要丈夫跟她共同撐起這個家,只是不察覺其高低格局,讓雙方均得不到滿足。直至Sammy發現Tomi和女同事開始約會,這個初起婚外情的危機,才讓雙方猛然煞停,認真接觸自己內心,一再思考對方和這個家的重要。

最後,兩人均選擇重建家庭。因着兩人共同的努力,透過輔導,重建夫妻感情,關係比以前更好。在修補關係之初,他們回望自己當年的選擇,重新肯定和欣賞對方。

光看缺點 遺忘可愛之處

Tomi說:「我問自己:太太是否真的是那麼不好?如果是,當年為何娶她?究竟當初選擇和她結婚時,基於什麼原因,為什麼會同她一齊呢?這樣去想,你會發現她可愛之處。她必定有你喜歡一面才會決定和她一齊,只是大家相處日子長了,把這些可愛之處遺忘、收起來了;將你不喜歡的放在眼前,放大了對方的缺點。她是否真的不好?自己有無問題呢?每個人也有缺點,不要專注於對方的缺點。」

Sammy同樣回想結婚那一幕:「我想起結婚的情景和場面,想起他註冊時很緊張、很傻抹汗的樣子。結婚那一刻很溫馨,很想嫁給他。生活的細節可能多了摩擦,才弄致今天情况,令我總想着他的缺點;但當我想重建家庭時,我就去想他種種的好。」

能欣賞和珍惜對方的可愛和優點,讓愛的感覺得以重燃。接下來的考驗是能否對準目標,改變二人的相處模式。

Tomi說:「雖然往事仍在心裏有條刺,但要問自己是否想修補關係。若修補關係重要性是大過憎恨對方的情緒,就要向這個方向努力。要不斷告訴自己,目標是重建大家相愛的關係,這樣就會有動力。訂立了目標,前路就會很清晰。」

改變心態 「我們」放首位

Sammy回望關係重建歷程,發現最重要的是心態改變:「必須是有心改變大家的關係,不要只是想自己。若永遠將『我』放先,而不是『我們』,就永遠改變不了。你若睇得自己好大,你的另一半便很渺小,很難改變。」

Sammy續說:「回想以前把丈夫看扁,罵他罵得很狠。轉變始於輔導後,以前我看扁他,不尊重他。現在會考慮他的感受,知道他要面,自己要調節,要懂得停。」

「丈夫地位高些,他開心,我也有好處。作為女人也想被愛惜,被保護。有些事情讓他揸主意,有人分擔家事,自己也會輕省些。以往什麼事都自己攬上身,很辛苦。現在丈夫也有決定權,大家一齊分擔屋企的事。我提自己:家是我們3個人,要有商有量,要有共識。」

遇拗撬反思「是否值得」

Tomi很欣賞太太能真誠作出轉變:「我很高興她有所改變。現在我可以表達自己,因為大家都學識平等對待,學識接納對方的意見或諒解對方。現在見到太太,我不會害怕溝通接觸,不會築起圍牆。現在屋企的事情,大家都有商有量,可以平心靜氣,達到共識。大家尊重對方,要『你OK,我OK』的時候才會做。太太會考慮我的意見,令我有動力投入屋企的生活。現在每當有拗撬、衝突時,我會記起社工所說,想清楚是否值得為此事傷害大家關係?」

Sammy和Tomi的轉變,完美示範弗洛姆所說「成熟的愛」:既能與對方融合,又能保有自己。

他們從婚姻危機中體會得到,親密關係不是雙贏,就是雙輸。他們學懂,愛就是付出,以行動珍惜、重視你所愛的人。

文:張敏思(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專業顧問)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