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大學財困

文章日期:2020年06月22日

【明報專訊】新冠病毒在全球爆發疫症,令到整個世界起了天翻地覆的轉變,不但導致大量人命損失,更因防疫所需的「社交隔離」,各地嚴守限聚令,更要封國封城、封區封村。這些措施,令到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大幅減少,各行各業停擺,民生經濟大受衝擊。

別以為專上院校不沾銅臭,百業蕭條經濟不景與高高在上的學府拉不上關係。事實上,外國例如英、美、澳洲等地的大學,招收外地學生是主要收入來源。中國是留學生最大輸出國,是這些國家高等教育界的金主。要是因疫情、經濟、政治或其他原因,中國學生對外國裹足,肯定大大打擊這些國家的高等院校。

英高等院校留學生減少 失240億港元

英國的一家政策和經濟顧問公司London Economics,最近受英國大學及專上院校工會(University and College Union)委託,研究新冠疫情對英國高等教育界收生與財政的影響。研究結果顯示,因為疫情及全球經濟下滑,與上年度比較,2020-2021年度英國高等院校所收的國際生會大幅減少23.2萬人,即下降24%。若折合為金錢損失,單是學費和教學津貼,英國高校面臨失去24.7億英鎊,即約240億港元的收入,平均每所高校損失2億港元,但由於不同院校對外國留學生的依賴程度有別,受影響最嚴重的院校損失高達10億港元。把這數字引伸為就業機會,這巨額損失表示整個英國高教界會失去約3萬個工作崗位。

留學生當然不止是交學費,他們在所在地的衣、食、住、行、購物等其他消費也不容忽視。據London Economics估計,減少留學生帶來的漣漪效應,會令英國的經濟產量減少610億港元,以及報銷6.3萬個職位。

除了英國,澳洲也是靠高等教育賺大錢的國家。據統計,從2009年至2018年的短短10年間,澳洲從外國留學生獲得的收入,由每年34億澳元(約181億港元)躍升至88億澳元(約468億港元),總共增加了160%。據墨爾本大學兩位教授Ian Marshman和Frank Larkins的研究,因新冠疫情影響,到了2024年,澳洲大學會總共損失180億澳元(約957億港元)的留學生收費,這情况當然會令本來已是財政緊絀的澳洲大學百上加斤。事實上,即使在眼前,因為留學生縮減的緣故,已有7家澳洲大學缺乏頭寸而周轉不靈,陷入財務危機。

哈佛也要「勒緊肚皮」

英、澳如此,美國又如何?和相熟的美國學者談起,他們都坦承因為疫情和特朗普的排外言論,留學生大幅減少,大大影響了大學的收入,有些大學更因此瀕臨破產。即使財雄勢大如哈佛大學,它的校長Lawrence Bacow今年4月13日也向全體教職員發公開信,說由於疫情影響,大學的主要收入來源,包括學費、投資、捐款及研究資助都大受威脅,為了節流,全校員工將會凍薪,大學會立刻停止招聘員工,停止所有酌情支出,以及暫停非急需的基建項目。哈佛是美國最有錢的富豪大學,尚要如此「勒緊肚皮」,其他大學可想而知,據報有些已要求員工減薪,甚至離職。不少美國的大學教授,1年只給發9個月的薪水,還要面對裁員減薪,可有苦日子過了。

比起英、澳、美,香港大部分大學的收入主要來自政府撥款,學費只佔小部分,對外地留學生學費的財政依賴更是微不足道。看來,從這方面看,香港高等院校還算幸運。

文:霍泰輝(兒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