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明我心:丈夫消失 4個月沒說一句話

文章日期:2020年07月13日

【明報專訊】「4個月來沒有說過一句話」——轉介信這樣寫。

坐在我面前的這位女士,木無表情、雙眼深陷、眼神空洞。陪她來是她的母親,母親說自從女婿那天消失了,她就變成這樣。看到她愈來愈憔悴,家人十分擔心和傷心,也不知道怎樣去幫助她。

我留意到她身形瘦削,卻有個不合比例的腹部。我跟她母親交換了一個眼神,看見母親忍不住流下淚來,我更感受到這名女士那份說不出的痛苦。她仍然木無表情地坐着。

由木無表情到說出傷痛

第一節見面她沒有說過一句話。我告訴她如果願意的話,在未來的心理治療中,可以嘗試表達積壓已久的情緒,透過疏導,看看能否打開心結。她沒有看我一眼,仍然沒有說話,然後機械式地站起來,離開了我的房間。我以為她不會再來了。

第2節她準時到,也是母親陪她來。她仍舊是木無表情、沒有說話,只是由母親講述她近來的情况和家人的擔心。我留意到她面上流着兩行眼淚,仍然沒有說話,沒有表情。

往後的2、3節,她每次也準時來,沒有說話,只是哭泣。每次離開前,都只是機械式的抹乾眼淚。唯一不同的,就是腹部一次比一次大。

這天,是我們第6次見面,她準時自己一個來,還帶了一個小袋子,載有一些超聲波相片。我翻看每一張相片,每張旁邊也有日期。

「我最後一句同佢講嘅說話:老公,我哋做爹哋媽咪喇!」「而佢就話:真係得咗!多謝你呀,老婆!你等我,我放工搭緊車返嚟。」她終於開口說話了。我永遠不會忘記她那微弱的聲線和接着半小時多的淒厲哭聲。

小天使支持走下去

面對人生中極大的創傷,絕不容易。有人選擇放棄,可以理解;選擇面對,也是艱難。在放棄與堅持之間,就看我們能否找到一個原因或一份感動,讓我們作出一個當下的抉擇。面對生命中的哀傷,每個人的復元期也不一樣,沒有早或遲,沒有好或不好,也沒有應該與不應該。萬物皆有時,時候到了,就是面對和處理哀傷的時機。

從那節起,她告訴了我他們的故事、夢想、憧憬;也告訴了我她如何面對絕望、孤單和傷痛。在面對哀傷的同時,她又要準備面對未知的將來,新生命的來臨……儘管她身邊有很多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但是前路也是要自己去走。又有誰能真正明白她的掙扎、她的心情。

最後一次見她,陪她來的,是支持她走下去的小天使。

(個案內容經案主同意在此專欄分享,轉載需經作者同意)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