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疫症,封關鎖國和社交隔離

文章日期:2020年07月20日

【明報專訊】人類經歷過好幾次「大流行」疫症(pandemic),包括令人談虎色變、14世紀時肆虐歐亞的鼠疫(黑死病)、1918年橫掃全球的西班牙流感,當然還有現在還未平息的新冠病毒疫症。這些疫症,能夠在短時間蔓延到這麼多國家和地區,都和「全球化」(globalization)脫不了關係。

封關鎖國難行 社交隔離易為

約700年前的黑死病,是史上殺人最多的瘟疫,估計奪去了2500萬(一說7500萬)至2億條人命。數字上有這麼大差距,相信是當年的數據統計準確率不高;不過不論是哪個數字,都佔了當時疫區整體人口相當大的比例。疫症由中亞開始,跟隨蒙古金帳汗國遠征西域,蔓延到現在俄國和烏克蘭你爭我奪的克里米亞,再由商旅帶到地中海區、西亞、北非、意大利及歐洲其他地方。據說,連建都於君士坦丁堡(即現今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的拜占庭王朝君主約翰六世,也因疫症慘遭喪子之痛。至於平民百姓,更是死傷枕藉,估計在瘟疫最凌厲的4年間,整個歐洲損失了45%至60%人口,主要城市如巴黎、倫敦、佛羅倫斯、漢堡等,有一半或以上的人口喪生。本來鼠疫靠鼠蚤傳播,蔓延速度不高,有些醫學歷史專家估計,鼠疫傳到了歐洲,不少患者併發了肺炎性鼠疫,他們的痰涎可以感染其他人,通過「人傳人」,疫症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來源並非西班牙,而可能是歐美其他國家。當時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年7月至1918年11月),歐美的參戰國都實行新聞封鎖,不准傳媒報道疫情;西班牙是中立國,還容許新聞自由,國內疫情給傳媒在1918年5月首先披露,因而得名。至於西班牙流感怎樣成為pandemic,醫學界未有定論。由於已知的首名受感染者住在美國堪薩斯州的軍營,有專家估計是士兵把病毒傳播到美國其他軍事營地,再由赴海外作戰的美軍傳到其他國家。

2003年的SARS,算不上是pandemic,但只憑一名病者把病毒帶來香港,在所住酒店傳染了好幾名人士,再由這些人士把病毒傳到了本土(威爾斯醫院8A病房)、新加坡、台灣和加拿大,引發了大、小爆發,正正引證了旅遊及全球化對散播病毒的「重要」。

現在正方興未艾的新冠疫症,短短兩三個月便席捲全球,肯定和頻密的本土及國際的人流有關。那末封關鎖國,是否對付疫症的良方?

封關鎖國,知易行難,對經濟民生也影響深遠,未必能行久致遠,但社交隔離、戴口罩、注重個人衛生,卻是較為簡單容易為人接受。黑死病時世人還未知有細菌和病毒的存在,但醫生已知和病人保持距離的重要。那時的醫生,會帶有如鳥喙的面罩,手持長杖(圖),目的便是要避免和病人太接近。西班牙流感大流行時,美國有部分地方官員已勒令市民要戴口罩、避免握手、盡量留在家中,以及關閉公眾場所,包括學校、教堂、劇院及圖書館。

今次新冠疫症,病毒的傳染力更強,醫學界對社交隔離與口罩防疫作用的認知更深,大眾獲得醫學資訊更容易,但在西方仍有不少人抗拒社交隔離,甚至拒絕戴口罩,令人費解。難怪剛從新冠病復元過來的影帝湯漢斯,最近也在電視上說,對此現象感到失望。

文:霍泰輝(兒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