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111):「陳家亮秘製海南雞飯」

文章日期:2020年08月17日

【明報專訊】熟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非常愛吃「雞」和「飯」的人。平時在醫院上班,我經常到職員餐廳買白切雞飯。但如果可以外出吃飯的話,海南雞飯才是我的至愛。

最近因疫情關係,少了出街吃飯的機會。要吃海南雞飯,便唯有自己親自下廚。動手製作海南雞飯,更是我做夢也沒有想過的。

好味的海南雞飯,最理想的當然是走地雞配上那碗帶黃帶香的雞油飯。講到雞,香港在這方面真的是今非昔比。還記得小時候,吃的都是走地雞,雞有雞味,而且肉質彈牙有口感。時移世易,香港再沒有以往農村的走地雞了。對我來說,冰鮮雞不但沒有雞味,而且肉質很腍,更談不上嫩滑彈牙。

屢敗屢試 終煮出獨家好滋味

人總是要向前望的。既然現實環境有諸多限制,唯有從自己可以控制和改變的空間下手。不能出街吃海南雞飯,便自己親自動手做;沒有新鮮走地雞,就從飯下手,希望可以做到惹味的雞油飯。處境縱是不完美,總有讓我們可以呼吸的空間。

檢查大腸我就做得多,煮雞油飯的經驗就真的沒有幾多了。於是我唯有上網找菜譜,買了一堆黃薑粉、斑蘭葉和香茅等等,像做實驗一樣不斷嘗試。

結果?當然就是失敗!但本着科學家的精神,我就是不斷失敗,不斷嘗試。經過多次的屢敗屢戰之後,最終我煮出了味道獨特、自成一格的「陳家亮秘製海南雞飯」。

能與好友嘗雞飯,不將世故係情懷!

許多人以為原產地的菜式必定最好味,例如海南雞飯必定是東南亞的最好。當然,各人有各人的口味,但嘗試過不同地方的海南雞飯後,我這個香港仔還是覺得自己努力的出品是最好味的,不用跑往別處尋美食。

今次的實驗我得了一個結論:只要願意嘗試和付出努力,院長醫生也可以煮出令人再三回味的「秘製海南雞飯」。雖然未必人人都會欣賞我的「廚藝」,但那又何妨?能夠自得其樂、自娛其中,便能心寬。

想起啟功先生的對聯,不禁覺得「能與好友嘗雞飯,不將世故係情懷!」

■教學生、醫病人、做研究,中文大學醫學院院長陳家亮親筆分享杏林大小事

文:陳家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