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疫」境開課

文章日期:2020年09月21日

【明報專訊】新冠病毒全球爆疫已超過9個月,疫情反覆,世界各地不少國家或地區的疫情,不是方興未艾,便是有「崔護重來」之勢。9月是各地大、中、小學的開學季節,應否要依既定時間表開課,成了學校當局的頭痛問題。過去一個學年,全世界的學生,為了防疫,大部分都未能回校上課,全靠網上學習,才不至輟學。許多小小學生的爸媽,要在家裏「陪太子讀書」,和孩子一齊上Zoom課,已覺不堪其煩,那些要同時兼顧上班工作的,更是叫苦連天。

和許多同行談起,不約而同認為小學中學開課,對傳播病毒,反而不及大學開課高危,因為播毒黑點不在授課的課堂而在學生的宿舍,以及學生回校之後所搞的各種活動。課堂授課,防疫工作可以做得很足,什麼健康申報、探測體溫、強制戴口罩、加強個人及環境衛生、社交距離等,相信各大中小學都不敢怠慢,學生亦會充分合作,不會公然抗命。

可是在大學的學生宿舍,生態環境明顯和課堂有分別,許多宿舍都沒有足夠的單人房間,往往2名甚至3名同學同住一室,整層宿舍的同學要共用浴室和洗手間,social distancing(社交隔離)根本沒有可能。一大班年輕人同宿共食,平時活動,小至夜話吹水,大至生日或其他聯歡派對,許多防疫禁忌都會拋到九霄雲外;加上年輕人即使受新冠感染,病情也大多輕微,令他們缺乏危機意識,防疫抗疫未必是他們的優先考慮。

大學宿舍易成播毒溫牀

綜觀中外歷史,不少疫症爆發都與兵旅有關。東漢「傷寒」(當時的傳染病統稱,和現今腸熱菌導致的「傷寒」typhoid不一樣)疫癘肆虐10年,殺人無數,其間便有數次在軍旅爆發,一次是漢軍和匈奴作戰,軍中爆發疫病,士兵死亡枕藉,未戰已喪失戰鬥力。後來漢桓帝出兵討伐羌戎,也曾出現「軍中大疫,死者十之三四」的慘况。更為人知的一次,是著名的赤壁之戰,羅貫中的《三國演義》說是孔明、周瑜合計「火燒連環船」,大破曹操大軍。陳壽《三國志》較貼近正史,所記載卻是「曹操軍中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軍還」。

至於國外,「大名鼎鼎」的肯定是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這流感和西班牙沒有關係,發源地是美國堪薩斯州的軍營,士兵把病毒傳播到美國其他軍事營地,再由赴海外作戰的美軍傳到其他國家。連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也公開說,「二次大戰」完結,是因為西班牙流感——可惜他連一次和二次大戰也弄不清楚。

把疫症拉上軍旅,是因為大學宿舍和軍營有許多相似之處:都是精力旺盛的年輕人密集聚居之所,同宿共膳,朝夕相處,肝膽相照,豪氣干雲,豈肯為了區區癬疥之患而拒同儕/同學於千里之外?於是一傳十,十傳百,軍營/宿舍成了播毒溫牀。

不知是不是特朗普施壓,許多美國大學都在8月如期開學,重新開始面對面授課。只有底氣充盈、實力雄厚的大學,例如哈佛和史丹福,很早便說它們在本學期仍會繼續網上授課。不少那些在8月已開始面對面授課的大學,用盡了一切方法防疫,甚至包括每兩天要所有學生接受新冠檢測,卻因為大量學生回校不久便受到新冠感染,被迫重關校門,回復網上教學。

防疫如防災,年輕人染疫雖多不嚴重,但卻是社區病毒傳播鏈的重要一環,我們切莫掉以輕心。

文:霍泰輝(兒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