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源頭不明的背後

文章日期:2020年11月30日

【明報專訊】若干年前,新生兒病房接收了一名患「新生兒短暫性呼吸急促症」(transient tachypnea of newborn,TTN)的足月兒。這是很常見的新生兒症狀,成因是嬰兒出生時,身體未能及時清除肺氣泡內的羊水,以致呼吸不暢和急促。患TTN的嬰兒通常不會有什麼大礙,也不需要特別治療,一般數小時內便復元。

不敢說,不願說,不能說

嬰兒因為新生兒黃疸要照燈,繼續在病房留醫。到了第3天,護士發覺他雙眼發炎,並且有膿狀分泌物。駐院醫生小李把分泌樣本送到化驗室作細菌培養,處方了抗生素眼膏,跟着向我報告病情,指出多種細菌感染都可導致眼結膜炎,最嚴重是淋病菌;由於淋病屬性病,經性接觸傳染,所以他特別向嬰兒父母查詢有沒有性病前科,有否婚外性行為或召妓等高危活動,他們全都否認,所以小李認為嬰兒患淋病結膜炎的機率很低。

小李的課本知識不錯,但行醫時日尚短,人生經歷和處理新生兒結膜炎的經驗不足。我告訴他,淋病結膜炎可以致盲,淋病菌同時可能進入血液,感染其他器官,治療刻不容緩;加上一般的抗生素眼藥膏都不管用,須靜脈注射特效抗生素,因此亟需快速斷症。細菌培養需時3天,緩不濟急,正確做法是把分泌樣本在玻璃抹片上作革蘭氏染色(Gram stain),再在顯微鏡下檢視便可辨認細菌的身分,不出半小時便有結果。此外,向夫妻兩人同時詢問他們曾否有性病前科或婚外性接觸等敏感問題,差不多肯定不得要領,要知道在配偶面前,有些事情是不敢說,不願說,或不能說的。

為了向小李示範,我着他陪同我再次和嬰兒父親單獨面談。我首先曉以大義,讓他明白坦白招供對他孩子能否治癒有多重要,然後向他保證會絕對尊重私隱,不會把我們的對話外泄。他猶豫了一會便和盤托出自己的風流史,原來他經常北上出差,在內地不時逢場作戲,與客戶一起尋花問柳,曾因小便刺痛尿液渾濁在內地看醫生,證實患了淋病。醫生給他注射抗生素後「復元」,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哪知竟然把病菌傳了給太太,再轉而感染了他們的頭胎孩子,真是禍及妻孥。

剛聽完了嬰兒爸爸的自白,便接到化驗室電話的口頭報告:革蘭氏染色抹片顯示細胞內革蘭氏陰性雙球菌,極可能為淋病雙球菌。嬰兒及時得到適當治療,迅速康復。小李上了重要的一課,時光荏苒,他現在已是獨當一面的顧問醫生。

引導「坦白從寬」 減「源頭不明」

令我回想這舊事的,是最近新冠瘟疫有重熾之勢,當局說已進入第四波,而且新症裏有不少「源頭不明」確診者,社區裏可能潛藏了不少隱形病人云云。仔細想想,那些源頭不明病人中,可能有部分不是真的源頭「不明」,而是「不方便說」。新冠肺炎不是性病,可是要「源頭保密」的原因很多,例如不想連累相熟的人被檢疫隔離,或根本不想人知道他去過某些地方、接觸過某些人等。前陣子有貴州「外勞」來港從事風月工作,據報恩客超過百人,奇怪的是至今尚未有確診人士表示曾接觸過這名「外勞」。看來當局要想想方法,引導「不敢說,不願說,不能說」的人士「坦白從寬」,減少「源頭不明」的個案。

文:霍泰輝(兒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