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2021年

文章日期:2021年01月11日

【明報專訊】每逢臨近除夕,電視台例必推出過去一年大事回顧一類的節目,記錄了國際形勢及香港這彈丸之地的起落循環,內容有喜有愁。多年來我從未完整地看完整個節目,看到令人不快的畫面便馬上轉台,反正是耳熟能詳的片段,何苦重看弄到心情不爽。回顧 2020 年,似乎沒有什麼值得欣喜的回憶:由2018年開始,一路每况愈下的中美貿易戰,2019 年延續過來的社會動盪,席捲全球的新冠疫症,都令人不快,身受其苦的人更感到撕心裂肺之痛,其他人雖不至於此但都會心有戚戚。

回顧過去令人沮喪,展望將來又如何?去年實在太糟糕,難免令人對新的一年充滿盼望。特朗普連任總統失敗,大家都指望中美關係得以改善;可是中國冒升既急且快,美國「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壓制中國崛起是既定國策,誰人當政都沒有兩樣,只是少了個口沒遮攔、沒有道德底線的小丑總統罷了。至於香港的社會動亂,雖然表面上似漸趨平息,但「深層次」的社會問題一天未解決,香港隱憂未除。最近有報告稱香港青年大多不滿政府施政,實在令人不安。

政局如此,疫情又如何?雖然新冠疫症在歐美多國仍方興未艾,但隨着疫苗面世,2021年可能有所轉機。香港只要守得住抗疫防線,沒有大爆發,要是疫苗見效,市民又樂於接種,「清零」可期。

回想2003年SARS為患香江,雖然為時只有4個月,但疫情慘烈遠超新冠。可是SARS也帶來一些好處:首先是提高了社會的防疫意識。SARS之前,包括香港在內的「已發展」地區,已多年沒有經歷過疫症,以往殺人無數的天花、麻疹、白喉、百日咳、小兒麻痹等流行病,因為社會衛生條件改善及疫苗普及,已經差不多完全絕迹,政府和市民對傳染病都掉以輕心,連僅有的兩所傳染病醫院也在上世紀70年代關閉改建。SARS一役,令所有人都了解到傳染病隨時可以捲土重來,甚至有新品種病毒出現。自那時起,香港在防疫方面做了很多工夫,包括成立衛生防護中心,改進和內地的通報系統,在各公立醫院設立專為傳染病而設的隔離病房等等。此外SARS亦提高了個人的衛生意識,本來是笑話的「洗手、洗手、洗手」已成了行為守則;年輕朋友可能不知道,公筷文化也是那時普及的。

SARS教訓 提升防疫衛生意識

希望今次新冠疫情也會帶來同樣效應。其實有些正面效果已經浮現,例如因為人人戴口罩及社交疏離,每年冬季都令醫療系統不勝負荷的季節性流感已威風不再;早前看美國電視台訪問一個呼吸科醫生,也說流感似乎銷聲匿迹。看來,「有新冠,沒流感」已是世界現象。新冠恐慌減少呼吸道感染,在兒科界尤其顯著,相熟的私人執業兒科同學都說病人銳減,這可能和學校改為網上教學,同學間少了接觸,少了交叉感染有關。

過去是悲情的一年,唯有希望香港及整個地球村能浴火重生,新冠疫症為無數人帶來難以磨滅的傷害,亦希望它給世人的教訓和啓示,把未來變得更好。舊去新來,思前想後心情複雜,頗有「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之感。

文:霍泰輝(兒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