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接種疫苗的考慮

文章日期:2021年01月25日

【明報專訊】世上第一個普及應用的疫苗,是英國醫生金納(Edward Jenner)在1796年成功研發的牛痘疫苗。那個年代,天花病(Smallpox)流行,殺人無數。牛痘(Cowpox)病毒是天花病毒的近親,但毒性遠遠不及,而且主要感染牛隻——擠牛奶的工人不時傳染到牛痘,但只是手部長痘瘡,從不會患上天花或其他嚴重病症。金納醫生從工人手上痘瘡擠出膿漿,再接種到人體,便可令人對天花免疫。

小時候讀金納醫生事迹時受到誤導,總以為他兒子是首名試用牛痘疫苗的對象;那時很受他的為公忘私感動,雖然也曾心裏嘀咕,為何他自己不身先士卒以身試藥,卻要兒子冒險。後來才知道第一名接受牛痘疫苗的,其實是他園丁的8歲兒子James。為了要證實疫苗有效,金納醫生6星期後更給James注射天花病毒,看看會不會致病;要小孩冒這天大風險,今時今日,肯定被視為不人道和不道德,金納醫生除了會被醫務委員會除牌,還極可能被刑事起訴。醫生的兒子其實是兩年後(1798年)才接種牛痘的,那時疫苗的安全和效用已獲得肯定。

事實上,金納醫生並非使用疫苗來預防天花的第一人。遠至15、16世紀,這方法已在中國、印度及一些非洲國家施行,不過種的不是牛痘,而是「人痘」。在中國,大夫把天花病人的痘痂研粉,再以小管吹進接種者鼻孔,讓接種者患上輕微天花,產生免疫力。可是這方法並不保險,一方面可能達不到預期的免疫效果,接種者以後還有可能患上天花;另一方面,亦有接種者因「人痘」的分量不當,患上嚴重天花而死。儘管如此,種「人痘」的還是大有人在,原因是當年天花疫症猖獗,殺人如麻,連清朝皇室都未能倖免。據記載努爾哈赤有數名孫兒和順治多名子女死於天花,順治和同治的死因亦是天花,康熙也曾患天花,雖倖免於死,但變了大麻子。難怪他的龍子龍孫及其他王公貴族,在孩提時代便要冒險種「人痘」。

不論牛痘人痘,金納醫生和清宮皇室的做法,都屬「風險管理」。在醫學上,許多臨牀決定,包括施藥開刀,醫者都要平衡藥物或手術對病人的好處和害處,也就是風險管理。金納試牛痘的方法風險極高,找園丁的兒子先試,證實安全有效後才給自己兒子接種,在他心目中是無可厚非。清初患上天花致死的風險也高,所以明知種人痘有危險,但權衡輕重,仍要金枝玉葉冒險一試。

新冠疫症,給全世界帶來大災難。病毒肆虐一年多後疫苗終於面世,但世人對新疫苗的反應卻不盡相同。歐美等地因為疫症「死得人多」,人人指望疫苗保命,所以爭相接種,不惜在風雪中在戶外大排長龍,有些未能及早接種的更在電視上埋怨政府。反觀香港,民調報告只有三成人願接種疫苗,網上群組大談對新疫苗的安全顧慮。最近挪威超過30名老人家接種疫苗後身亡,更令不少人興起「不為天下先」的想法。

另類誘因「疫苗護照」

香港人有幸可以對是否接種疫苗抱懷疑態度,不像歐美人士那樣有「求之不可得」的焦急感,肯定和香港疫情的嚴峻程度和死亡威脅遠遠不及歐美有關。要鼓勵港人接種疫苗,當局需要提供另類誘因。港人酷愛旅遊,以「針紙」作為「疫苗護照」,可能是其中一個方法。

文:霍泰輝(兒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