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疫苗爭奪戰

文章日期:2021年02月22日

【明報專訊】新冠疫情,突顯了許多醫療上分配不公平的現象。單是疫苗的供應,富有國家壟斷了絕大部分歐美藥廠製造的疫苗,好像美國的訂購額,便比人口所需多出數倍;加拿大更誇張,訂購了的疫苗足夠每人接種9次之用;歐洲各國,甚至香港也不遑多讓;總之出得起錢,便盡量搶購,哪管他人死活。除了銀彈之外,似乎綜合國力強弱,對這場疫苗爭奪戰也起決定作用,例如加拿大雖向各大藥廠下了不少訂單,可是疫苗都優先落入美國手中,國民引頸期盼疫苗解困,還在望穿秋水,國力不及,徒呼奈何。

發達國家為新冠疫苗爭個你死我活,窮苦國家卻連爭的份兒也沒有;雖然疫情不遜歐美,甚至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礙於沒錢,只能眼巴巴的看人家你爭我奪,反正國民死於其他傳染病的每年不知多少,多了新冠是雪上加霜,但已見怪不怪。

疫苗無賺頭 瘧疾誰關心?

其實,窮苦國家在醫療資源分配上,受到不公平待遇是常態。就以肆虐非洲和東南亞地區的瘧疾為例,每年奪去70至80萬兒童的生命,另有百萬計受感染兒童患上重病,但這個自古已有的傳染病,有效疫苗至今尚未面世,這固然和研發瘧疾疫苗技術上有許多困難有關,但另一主因是「用家」國家都是貧窮戶,付不起錢,藥廠當然不會投資在沒錢賺的生意。近年瘧疾疫苗的研究有點突破,還不是多得其他有心人,例如蓋茨基金會(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支持。要藥廠大發善心,照顧窮國黎民,那是緣木求魚。

藥業巨擘向錢開眼,為了利潤甚至不惜打壓窮國;典型例子是廿多年前的愛滋病藥物一役。當年南非飽受愛滋病毒蹂躪,但由於擁有專利的藥廠把愛滋藥物價格抬高(每名病人每年1萬至1.5萬美元),對窮國病人來說根本是遙不可及。南非在非洲諸國中已算富裕,但平均每1000名病人只有1人可獲藥物治療。有見及此,南非政府決定立法,引入巴西和印度製造的仿製藥物(generic drug),以救黎民於水火。豈料竟有超過40家藥廠興訟,包括那些財雄勢大的跨國企業,企圖阻止南非政府這立法意圖。事件引起全世界醫護人員的公憤,更觸發了大規模的簽名運動,抗議這些藥廠的無恥行徑,支持南非政府的立場。當年我也參加了這簽名活動,後來藥廠因為眾怒難犯,終於退讓,不少非州國家因而可以享用較廉價的愛滋藥物,挽救了不少人命,回想起來也覺得安慰。

今次的新冠全球疫症,暴露了人性的黑暗一面,國與國之間只講利益,什麼道義規條全給拋到了九霄雲外。除了疫苗是爭奪對象,疫症初期,國與國之間,甚至在美國州與州之間,為了爭奪口罩、保護衣物及其他醫療用品,鬧個不亦樂乎。富國對窮國的援助,平時已經許多是口惠而實不至,今次似乎連口惠也省下;只有中國是實實在在的向一些發展中國家贈送物資,甚至疫苗,真是「疫境見人心」。

文:霍泰輝(兒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