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139):與狼共舞

文章日期:2021年03月01日

【明報專訊】天還未亮,我便已起牀預備出席一個由日本主辦的國際大型會議。過往我站在台上,面對過千人發表科研成果;如今只能利用Zoom,對着鏡頭說話。科技雖然可以傳達知識,但要深入交流卻是困難重重。話雖如此,這個新的會議方式減省了不少出門遠行的時間,也有其優勝之處。

趕及早上9時半返回辦公室,我立即要到內鏡中心工作。開工以前,我定必先幫襯醫院的咖啡店。咖啡是我的精神支柱,多項研究均顯示咖啡可以減少患上認知障礙的風險,所以「每朝1杯咖啡」是我的指定動作。

每星期都有很多市民參與衛生署的大腸癌篩查計劃。身為這項目推動者,我一直積極參與這計劃,希望鼓勵更多市民接受大腸檢查,預防這個既可怕卻又可避免的疾病。我的夢想是要將大腸癌變成歷史。

忙畢了整個早上,我便折返辦公室清理一大堆文件。我有4個非常勤力的秘書,她們每天都殷切地等待我回來決定不少左右為難的問題,包括人事、財政、策劃等等。沒有她們背後的支持,我的日子「不堪想像」。

中午是預留給我的創科團隊,我差不多每天都跑去位於白石角的科學園,跟他們討論科研進展。醫學科研分秒必爭,沒有朝九晚五或公眾假期。為了完成研究,團隊往往不眠不休,多年來革新了不少診斷和治療的方案,成果有目共睹。研究團隊眾志成城,那份毅力和恆心,令我深信改善人類未來健康並非癡人說夢。

「我留下,因香港仍用得着我」

下午是每日最「精彩」的時段:見病人、臨牀教學、管理層會議、接待來賓、出席其他公共及教育活動等等。以往每天只可能參與幾項活動,如今有了新科技,我最高紀錄是同一時間出席3個視像會議。科技表面上提升了效率,但人與人的距離卻不知不覺間拉遠了。

忙了一整天返回辦公室,秘書已經離開了,竟發現有一名同事站在門外等候多時。我有點意外,因為事前不知道他會找我。他悵然地說:「陳院長,多謝你多年來的照顧,這是我的辭職信,我全家將要移民了。」

「為什麼?是否我這個院長有什麼地方做得不夠完善?我樂意聽你的意見和改變。」我感到有點兒焦慮。

「陳院長,請不要誤會,是我個人原因,這個地方……不適合我吧!其實天大地大,我相信海外也有不少大學或醫院向陳院長招手,對嗎?」

他去意已決,但多年共事,總不免感到有點唏噓。他忽然問我對去留的想法,我只是淡淡然道:「我留下,因為香港仍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的離開真是十分可惜,但人各有志,我也衷心希望你找到自己的安樂窩。」

我跟這名同事聊天,不知不覺已到晚上8時半了。太陽早已下山,再沒有長長的影子伴着,只有獨個兒帶着一如以往的執著回家。返到家,又得趕快用膳。今晚10時正還要參加一個美國的視像會議。

作者簡介:教學生、醫病人、做研究,中文大學醫學院院長陳家亮親筆分享杏林大小事

文:陳家亮

[健康]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