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睇牙好牙煙? 做足預防安心檢查

文章日期:2021年05月24日

【明報專訊】牙科治療不時有霧化程序,病毒或經氣溶膠傳播。

早前世界衛生組織報告指出,口腔保健服務最受疫情影響,有77%地區的牙科服務曾有部分或嚴重中斷的情况;有媒體形容,疫情帶來了「牙科災難」,不少人推遲牙科檢查,加劇牙患。

疫情放緩,重新接受牙科服務,有沒有風險?

過去一年,香港人是否絕迹於牙科診所?香港大學牙醫學院牙科公共衛生講座教授盧展民指出,牙科服務在去年上半年最受影響,因當時未知何謂「最好的防疫措施」,唯有盡量減少使用含霧化程序的工具檢查,如避免用超聲波洗牙機及高速牙鑽,以免水分子、氣溶膠(aerosol)等有可能經飛沫或空氣傳播。

避用霧化儀器 手動刮刀洗牙

不少人對看牙醫卻步,是因為擔心治療過程中有霧化程序,水花四濺或令病毒經空氣傳播。香港大學牙醫學院口腔頜面外科臨牀副教授梁耀殷指出,疫情初期,牙醫、護士均不了解新冠病毒傳播模式,加上未知有何防疫措施可應對疫情,故不少牙醫都改用傳統方法治療病人。

他在去年5月,遇到一個病人因急性鼻竇炎求診,惟當時疫情嚴重,團隊擔心以噴水手術儀器打開鼻竇會造成氣溶膠,或令病毒傳播,最後只好改用槌和細鑿打開鼻竇,並取出異物。他亦曾聽同行分享,有牙醫會以刮刀手動清潔牙面,刮走牙石及牙垢膜,代替超聲波洗牙儀器,減少產生飛沫;研究亦指出,兩款洗牙方法的潔淨程度無異,「只是牙醫要多花心思及時間洗牙」。

梁指出,為應對疫情,其部門後來亦有購入外置吸霧化系統,功能就如大抽油煙機,做手術時可放於口腔旁邊,吸走並減少大水粒(droplet)及氣溶膠含量,令需要用噴水儀器的牙科程序更安全,毋須擔心噴水造成氣溶膠傳播病毒,降低傳染風險。

人手吸大水粒、氣溶膠 套「橡皮障」

不過,他強調,外置吸霧化系統並不是牙科程序的必需品,「只是一個addition」,令病人不會因太擔心而推遲緊急或定期的牙科服務。即使沒有外置吸霧化系統,牙科診所可安排多一名護士,以人手吸走大水粒、氣溶膠,也可達同樣效果,不用擔心疫情期間到牙科診所檢查牙齒或牙科治療有染疫風險,因「牙醫都做了好多工夫保護自己,初期的保護裝備就如入深切治療部(ICU)的級別」;而縱觀香港及其他地區牙科診所,亦未有發現在牙科診所染疫的「牙醫群組」。因此,只要小心做足防疫措施,如減少使用噴水儀器,套上牙齒橡皮障(rubber dam)才為病人補牙,避免水花四濺及防止病菌,牙醫、不同病人間互相傳染的風險並不高。

加設空氣清新機、消毒燈

盧展民補充,疫情爆發後,牙科診所一直有參考香港牙醫學會提供的指引,實施不少新防疫措施,如會問到診者的病歷、身體狀况,亦會為他們量體溫,作第一步篩查;部分診所亦有加設空氣清新機、消毒燈,有多一重保護。另外,部分牙醫亦加長接待客人的時間間距,方便職員清潔及消毒儀器,換上新的保護膠等,避免飛沫留在診症室,「客人與客人間我們預留了更多時間,由隔5分鐘變成10分鐘」,每日接待病人數量因而少了一至兩成,「反而有些客人跟我說,現在更難預約睇牙」。

他續稱,即使在疫情前,牙醫也會穿上整套保護衣,亦有既定消毒程序,形容「現時只是再加強(消毒),將一些本來都有的程序,再小心、嚴謹一點去做」;市民毋須過分擔心,亦不用刻意預約每日最早的時段看診,「牙醫做完每一個病人後都會徹底清潔診症室,所以不是說第一個好一些,下一個會較差」。如有疑問,建議先與牙醫商討自身情况,不建議自行決定是否需要接受牙科治療。

口腔衛生變差 牙石增多牙肉發炎

他續稱,受疫情影響,不少客人推遲牙科檢查,較常出現口腔衛生變差、牙石增多及牙肉發炎的問題;部分人如未有按時定期做牙科檢查,更可能有蛀牙、牙痛等問題。惟就他觀察,未有發現因延期檢查而有特別大的口腔問題,形容「口腔情况仍在牙醫處理範圍以內」。及至今年初,牙科服務已有八至九成回復正常。他建議,如牙科檢查曾因疫情改期,可趁現時疫情放緩,重新預約服務。

文:姚穎彤

編輯:梁小玲

facebook @明報副刊

明報健康網:health.mingpao.com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