膚見:皮膚科醫生如「面相師」?

文章日期:2021年09月20日

【明報專訊】很高興能在《明報》健康版撰寫專欄,隔周跟大家分享逾20年皮膚科行醫經驗。

皮膚是身體最大器官,一旦出現任何問題,自己或周邊人很容易察覺;亦可能是這個原因,每個人對自己皮膚變化有不同反應。

每當結識新朋友,對方知道我是皮膚科醫生,就經常出現以下兩種情况,令我感到自己好像是「面相師」。第一種情况是問我可否贈他們一兩句,隨即捲起衫袖展示手臂或用手指指點面上黑斑問:「這是什麼?」第二種情况是,如果新朋友有做醫學美容療程,就會將自己的臉遞到我面前問:「你覺得哪裏需要整一整?」其實,除了治療皮膚病及醫學美容外,香港的皮膚科醫生還會治療性病。

分享常見皮膚病 談抗衰老

就着我行醫經驗,專欄會分享4個皮膚領域的相關資訊:

1. 透過常見及重複案例,跟病人交談及接觸為中心,帶出常見皮膚病的核心問題。當掌握核心問題後,治療和預防會來得比較容易。舉例說,玫瑰痤瘡是血管擴張的問題,所以避開太陽、酒及辣椒是必須的。

2. 在香港,不是每一個皮膚專科醫生都做醫學美容,每個醫生投入程度都不同。而我集中在頸部或以上;我把面部醫美分為4個範疇,分別是:面部保濕、祛色斑、皮膚緊致、輪廓塑造。所以我會跟大家分享我認知範圍。

3. 抗衰老(anti-aging),不少人想起注射幹細胞或羊胎素,這兩種方法在香港都不合法,而且治療效用成疑。我對抗衰老有另一種想法,在我身邊的人,有人80歲看起來似60歲,亦有人60歲看起來似80歲,究竟哪些生活及飲食習慣,開啟慢活不老的鑰匙呢?有大量文獻關於逾百歲人瑞(centenarian)的生活習慣研究;基因、地中海及沖繩食療,和長壽有沒有共通點呢?我會把我的想法跟大家分享。

4. 有一個有趣現象,每個地方因應不同文化,性病會交給不同專科醫生處理。舉例說,英國是交給生殖泌尿醫學內科醫生處理,他們同時治療愛滋病;澳洲則交給家庭醫生、性健康診所、青年健康中心、女性健康中心或家計會處理。在香港,性病納入皮膚科,但不包括愛滋病。我會跟大家分享這方面有價值的資訊,特別是在於預防醫學領域。

最後,希望在創作文章過程當中,重新檢視過去經時間洗滌而留下的經驗,通過這個時間之旅,令我發掘到新的概念和更進一步完善治療效果。

文:黃偉傑(皮膚及性病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