膚見:我在急症室的日子

文章日期:2021年12月13日

【明報專訊】回想起1990年代的我,在澳洲完成醫學學位後,便急不及待回香港工作。第一份工作在瑪麗醫院急症室任職,那幾年的經驗實在難能可貴。對一個剛畢業醫科學生來說,無論將來朝向哪一個專科發展,在急症室工作應該是一個好開始,因為那裏病例範圍非常廣闊,幾乎什麼情况都會出現,對於一個經驗尚淺的醫生來說,能夠遇到多種不同病例是非常難得。

首要學懂先後次序

在急症室工作,首先,最重要學懂先後次序(priority)。記起有一次,我直屬上司劉醫生突然在我背後問:「阿黃,你照顧的3號牀病人怎樣?」當時我真的有點不知所措,十分緊張,因為不知他為何會在這裏出現?為什麼他對3號牀病人那麼着緊呢?我立刻回答:「釗哥,他是一名45歲男士,有高血壓及高血脂病史,長期服藥,肚痛了2天……」釗哥打斷問:「他面色不好,樣子非常痛苦。阿黃,他的血壓、脈搏、SaO2(血含氧量)怎樣?」我連忙打開半小時前的紀錄並回答:「一切正常。」

我察覺到釗哥的眼睛一直未有離開過病人。「快,再測一次。」他立刻走上前問病人幾個問題,再重新檢查病人心臟和肚子;我也匯報病人血壓及脈搏,的確比半小時前高出了很多,SaO2就正常。他隨即跟我說:「他很有可能患上腎石,立即檢查病人小便有沒有帶血,如果有,為他打止痛針,再做……如果唔明或有問題,立刻找我,明白嗎?」我立刻回答:「明白、明白。」檢查結果出來病人真的患上腎石,打針後,病人痛楚已慢慢紓緩,被轉介到相關專科跟進。

病情可一瞬間改變

那次我才明白,為什麼時常看到釗哥在急症室走來走去,原來是協助我們盯着病人。他清楚地知道急症室病人的狀况可以在一瞬間改變,有些情况如心絞痛或中風,時間只要有小小落差,可能是生與死之差別。

當然要達到釗哥那種境界,只需要問幾條問題和少許驗查,病人情况便手到拿來,這必須在急症室浸淫及磨練一段時間才做到。對於我這剛出道的小伙子,從書本學習得到知識和實際經驗仍有很大距離,需要不斷去實踐,慢慢累積經驗。

這個經歷已經事隔20多年了,還是像昨日般歷歷在目。約3年前,有機會在飯局中遇上劉醫生,重提這件事,可惜他一點記憶已沒有,還說我的敘述有一點誇張。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弔詭,他人看來可能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但對你我或他來說卻影響一生。我也認識一名醫管局高層,因為有個熱心女士願意在大雨中讓他先乘搭的士,令他順利趕及應考大學試,最後考進醫學院,這又是另一個令大家鼓舞的例子。

文:黃偉傑(皮膚及性病科專科醫生)